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APH人设重置无聊的精神分析论文

重置APH人设系列通过精神分析无聊的论文与看法

首先表达一下自己对于APH的热爱,但是个人认为既然是属于国家拟人它就需要从国家精神的真实性出发,完全不谈论政治和历史来源是不可能的,本家的有一些论点私以为从他个人民族性出发是不太客观的。接下来是假设国家作为人来进行精神分析对其较为客观的一个个人看法与解读。仅供娱乐和参考之用,谢谢。

这两天是米诞就来先说一下阿尔弗。首先本家给出的设定是活泼阳光但是强势(从TV对于其他国家的态度可以看出),最有标志性的是汉堡,或许同人还会加上腹黑等设定。这几个设定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本家旅美所以大致还是比较客观准确的,但是私认为这是比较表面的一个现象,如果按照人的行为来分析——如比较喜欢管其他国家的事务,似乎非常注重平衡,喜欢作秀(可以理解为期待得到关注),行为过于高调,包括神奇的老区欠组的情节,暂且可以用精神分析的原理来尝试着进行解释。

个人认为首先米的诞生时间比较晚,有些区欠国家对其不满经常会说“没有文化底蕴”说直接一点就像大人说孩子“没啥教养”,但是米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情况虽然和它的形成时间与殖民地国家本质有关,但更大的原因是他发展的规律,所以米自己也承认“米的文化是较为浮躁的”【详见吉姆莫里森】,但这是一种社会发展造成的现象和本民族其实并无多大关系。了解历史都觉得米自从独立之后说说和英不和但是发展其实并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阻拦,每一波捞好处的大革命他都赶上了,一战二战的毁灭性是区欠的噩梦但说实在不是米的,人才大量流入和武器钱让他全身加了主角的金手指特技一样怎么一个顺风顺水了得,没有时间积淀的太多文化约束,夸张一点他先怎样就怎样,连区欠的人都觉得是乌托邦【详见悲惨世界描述“……美洲实现了乌托邦”】这么成功又直接地打了压迫过他任何国家【不止是英】的脸,那从人的精神角度出发,那不浮躁一点不happy一点就不是人了【米:倍儿爽。】

关于和区欠的关系和英伦情节,这里涉及到一个米独有的精神分析话题就是“俄狄浦斯情节”。如果你硬要说那几乎整个区欠都是米的爸妈,但是特别明显的是具体控制未独立前的米是谁,也就是“父权”的象征是谁,是英。这里稍微插入一点关于区欠的分析,区欠的主要精神来源于两个,一个是中欧南欧【这里我按经度划分】以希腊式文化为主,北欧【包括德/国英/国俄/罗/斯荷/兰比/利/时等】以日耳曼式的父权文化为主。其实现在大部分区欠都是日耳曼文化……包括宗教……希腊式文化只存在于诗歌,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家还比较流行,而这里很有趣的是,米其实也是希腊式文化为主,而非日耳曼绝对父权。虽然米成立时间较晚但毋庸置疑的是最底层来自于区欠的精神是希腊式的思辨和散漫,平等和人权集中,而非国/家机制【私认为和法兰西文化有关,毕竟提出三权分立是仏,真正应用是米,不过也只有米有这个土壤去做试验性的成果】。而且有一些调差显示,英国的确控制最为重要的东海岸地区,但是就移民来说意/大/利的人口占到了比较大的比例,所以其实比汉堡包更具特色的其实是取代了意式pizza的米式pizza,现在我们吃的几乎全是米式pizza啊……【所以其实有一点阿尔弗其实对于美食和做饭还是比较擅长的,这点和英不同,但就没有仏那么那么的擅长】在家庭观来分析也可以看到,一般来说孩子真正的精神来源于异性父母,这里其实是仏……但是在对抗自己异性的父母时行为处事和最后的态度却期待于向这个领导者靠拢【终于解释到英伦情节啦】,所以米本质国家精神偏仏但是行为处事却越来越父亲化……【越来越大英强权,虽然模仿的并不那么像】所以米成了我强我就可以怼你因为我高兴,你孤立我我也微笑着“哈哈做梦”【比如对伊朗,属于你尽管讨厌我没事我不管哈哈哈啦啦啦】。家庭中也是父亲宠乖巧的女儿【英国对加就完完全全不一样啊……】,母亲偏袒儿子【仏:儿子独立好样的真有出息】,这就非常尴尬……所以米的希腊精神很重就形成了下个问题。

就是和英国的日耳曼父权是有一定冲突的,至于英的父权倾向其实没有其他北欧国家来得明显,为什么造成父权的原因之后再描述这里不费笔墨。如果了解一些相关的西方文化,就会知道“弑父倾向”消失其实是意味着转移或者“弑父成功”才能表明这个孩子的真正独立和成年【详见加缪的异乡人关于弑父的理论】。这是弗洛伊德非常著名的一个观点,从人的角度出发是始于幼儿时期萌发的最原始的性冲动,父亲的压制与专权常会加剧这种对抗的剧烈程度,个人认为这种理论同样适用于两种精神的对抗。但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这种剧烈的反抗其实是因为愿望受到压抑而产生的基本冲动,比如父权限制了自由或者不给予自由的资本【我认为这里和独战初期非常吻合】,那孩子就希望他死掉,但是孩子的死掉其实指“离开”,永远的离开,那么他的愿望就可以得到满足,而非成人所指的死亡。那么当时米的利益就可以精准的说是受到英完全的压制的,所以才有“弑父”的倾向出现,独立战争的胜利从精神上讲就是弑父成功【希腊神话里宙斯阉割了自己的父亲】并且成人。但是很遗憾,这种行为并不是由米独立完成的,所以并不是真正的精神上完全成人与成功,弗洛伊德讲到人再成长过程中会逐渐将性冲动转移,也就是抵抗的不是最开始的父权象征,在未完全精神上之前也可以这么解释,所以米是一个像孩子一样对于自己的需求能够准确估计并且排除一切不利因素的人。也就是介于成人与孩子之间很奇怪的点【之后的父权抵抗转移到了苏联身上。但是苏联溃败不是因为米,所以这种躺赢也未能圆满,现在就逐渐转移到老王身上了,也就是对一切比他强或者似乎比他强的父权象征的抵抗】。其实这样说起来就是“俄狄浦斯情节”未被圆满而被动地去干扰一切强权标志,因为多次干扰未被满足而产生的偏差现象【如果是个人其实就有轻微的神经质了】,所以“世界警察”的行为看上去就觉得有点unbelievable,如果要说是心因性神经质行为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当然这其中还包括人为和政治利益等因素就不做过多的讨论了,不过如果注重历史走向的话会发现整体的民族精神还是没有多少偏差的。

以上都属于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之用,也是不够全面和准确的,如果有其他反对或者疑问欢迎提出,以及再次表示对于APH和本家的尊敬。那么通过浅层的精神分析我们可以说,去掉米主观的形容词来分析深层性的话,形容词分别是:宅,敏感,懒癌,轻微神经质,希望获得比【父权】更多的关注,喜欢被人依赖的感觉——其实自己想要成为相应的父权的叛逆期末尾19岁pizza与游戏机少年。

p.s【完了我觉得用精神分析分析啥都有一点心因性神经质症状老爷子的理论不能用太深,这绝对不是黑??!】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