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急匆匆的仏诞】衣冠禽兽

⭐几乎是按照洛丽塔的情节来着,非常变态的老男人英和骚浪贱【?】勾引大英的小若仏

⭐和原著会有重合,表白纳博科夫

⭐能接受痴汉教授假正经英吗。不能接受自动跳过。

⭐仏诞生贺哥哥我爱你❤两章完

⭐ooc有。重口味配合柠檬水食用更佳。

☀最后祝,阅读鱼块。
——————————————————————————————
【light my life fire my lion】

        六月中旬的时候亚瑟搬回了里昂,作为一个在法旅居的英国年轻人,他时常坐在街边小小的咖啡馆里,看着窗外的行人和车子,在咀嚼着煎鹅肝的时候想着自己身上雨水的气味和这个温暖的国家是如何的格格不入。巴黎的少女说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她们拥有圆圆的脸蛋,和微红着带着雀斑的脸颊,会乱糟糟地盘着头发穿着包臀裙聚在一起抽烟。烟雾升腾起来的时候亚瑟能够小心翼翼地瞥见她们露出的微笑,惊鸿一瞥之间让这个英国男人的整个心房陷入了一种奇怪的震动里。美丽的事物总能牵动这个看似古板的英国男人任何一块心房。

        亚瑟这次租在里昂乡下的房子里,女主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寡妇,有一个10岁的儿子。亚瑟拎着自己的行李站在门口按着门铃的时候心中充满了不耐烦,基于绅士的基本礼节他一直对这位波诺弗瓦保持着尊敬的态度,但是法国女人的热情已经让他有点懊恼了,电话里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他把行李放在哪里也好周末约他聚餐也好,这都不是亚瑟想做的事。索瓦丝是一位迷人的女性,迷人的身体曲线和丰满的胸部总是吸引住男人的眼光,亚瑟却觉得手心溢出来的汗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不喜欢这种感受。“叮咚“,门上的风铃晃了一下,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来,金色的卷发软软地披在肩头,蓝色的蝴蝶结在脑袋后面抖了抖。淡蓝色的眼睛像英吉利海峡倒影着日光的碧波正在忽闪忽闪地眨着,小小的身体套着一件过于宽松的丝绒T恤,藕节似的小腿上松松垮垮地搭着白色的丝袜,小女孩子有些害羞地伸出手去提了提袜子,似乎被客人看到了自己这副不整洁的样子太不好意思了:”你找妈妈吗?“亚瑟一愣,这声音听着像男孩子啊,难道这就是女主人的……儿子?”呃,对。她不在的话我可以等她一会。“亚瑟尽力保持着自己的绅士形象。”喔!“小可爱用小拳头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框,”你是妈妈说的那个租客对不对?进来好啦!我是弗朗西斯!“亚瑟的心也被敲打了一下,他的目光停留在这个走进房间去拿柠檬水的男孩身上,他多年的渴望在这个荒唐的时候成了现实。

    眼前的男孩成了柯克兰天堂里唯一的天使,年轻的气息让他有些恍惚的着迷。

    “吃冰淇淋吗?“男孩拉好了袜子,弯腰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雪糕来递给亚瑟。”不用了,谢谢。“弗朗西斯耸了耸肩自顾自地打开盒子把雪糕倒在碗里,拿了个银勺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挖着吃。柯克兰先生正襟危坐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连包的带子都紧紧地捏在自己手里不肯放开。弗朗西斯侧着头看着他,嗤笑一声,挖了一大勺冰淇淋递给他:”你吃不吃呀——“白嫩的小手搭在勺子上,指甲盖上的指甲油已经有点褪色了,小男生挑衅的眼神让他有些不由自主地发抖。那个勺子是刚刚弗朗吃过的。于是鬼使神差地张开嘴咬了一大口。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弗朗吉?为什么不把箱子收进去?“索瓦丝的声音里有些埋怨。亚瑟吓得连忙坐回自己的位置,就差把双手放在大腿上了,恭恭敬敬的样子冲着门口走进来的女士点了点头示意,嘴巴却因为慌乱被自己咬了一口正龇牙咧嘴地扯着。“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笑得倒在了沙发上,在沙发上懒懒地滚来滚去,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腿在亚瑟的眼前晃动着,不时有意无意地触碰他的腿侧。索瓦丝则觉得好奇怪,她带着疑问瞅了瞅亚瑟,后者露出了尴尬的微笑,直到弗朗西斯放肆的笑声停了下来,小猫咪在沙发上扭了扭身子把臀部撅起来低头看自己手上画上去的花纹,这场闹剧才终于中止了。

      亚瑟本来准备好的“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有点事要回趟巴黎房子就不租了吧”全部吞回了肚子里,接下来的所有时间他都待在这座房子里。就如同他当初在巴黎看到的少女一样,那样的美丽让他心神迷醉,像喝了两斤的威士忌一样,每天早上能看到弗朗吉懒洋洋的身影成了比工作更为重要的事。每当他坐在客厅看报纸的时候,小人儿总是会凑过来把自己的腿搁在他的大腿上,然后仰面躺倒在沙发上,嘴巴里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看着五彩斑斓的漫画书哈哈地大笑。亚瑟这个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地伸出手,颤抖地抚上少年光滑白皙的肌肤,然后逐渐地往上伸去,会在少年不满地扭动叫嚷着“好痒”的时候满脸冷汗地停下来,逃到卫生间去泼自己满脸的水。这儿又是天堂又是地狱。

       “柯克兰先生?一直以来都想和你商量个事呢。”索瓦丝斜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伸手把烟蒂用指尖掐灭,漂亮的脸蛋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您说。”柯克兰站起身来,警惕地绷直了身子。“不要那么紧张嘛。”索瓦丝撩起自己颈后的长发,扎成一束小辫子,“我原先的先生也姓柯克兰。他的名字叫做奥利弗,先生您认识吗?”亚瑟困惑地摇了摇头。“明明姓氏都一样啊,真是遗憾。”索瓦丝顺手把烟蒂丢进了垃圾桶,“弗朗吉今年已经十岁半了,我觉得他需要一个父亲陪他去踢踢球啊游游泳啊或者……做点男孩子做的事。光有妈妈可不行。如果奥利弗还在的话,一定不希望那样。”说完冲着亚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转身就走了。这无疑是让亚瑟的脑子陷入了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这意味着索瓦丝希望他能娶她,这真是个甜蜜的惩罚,他压根不想娶那个女人,却对着站在远处的那娇小的身子有着无限的兴趣。真是甜美的躯体。
————————非常短小的第一章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