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急匆匆的法诞】衣冠禽兽【主英仏lolit梗】

⭐觉得不太可能两章完咯。

⭐越写越诡异越写越飘……

⭐继续教授痴汉假正经英和lolita仏,注意避雷
——————————————————————————————
       “该起来了老男人。”耳垂边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来回碾磨着自己的神经,细软的感觉像是被充满了水分的海绵轻轻地一遍一遍地擦拭过敏感的指尖,让亚瑟浑身酥麻地从梦境里缓过来,迷迷糊糊地看见一个金黄色·的脑袋在自己胸口一拱一拱的。“嗯……”亚瑟撑着床垫支起自己的上半身,往床头摸索着找自己的单片眼镜。“你找什么呢?”弗朗西斯抬起头来,下巴抵在亚瑟的胸膛,领口松松的红格子灯笼袖上衣和南瓜裤,两腿分别跨在亚瑟腰旁两侧,光洁的小脚丫不安分地在床单上挪来挪去。
      
      “啊,弗朗吉,这么早……”亚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面部神经,把左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枕到脑后,右手则从后方绕过去扶住了微微直起上半身的小猫咪的腰。“妈妈说要送我去夏令营。”弗朗吉伸出手比了比亚瑟的眉毛,“我拒绝了她。因为她很烦人,她要我和班里的男生多交朋友,周末能和他们出去踢踢足球。踢——足——球!”小猫咪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地从亚瑟身上滚下来,啪嗒压到他的左手上,两只腿朝天花板高高地伸起。“你不喜欢踢足球?”亚瑟尝试着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每一个男孩小时候都应当有自己喜欢的运动。”“喔。我有的。我当然有的。”弗朗西斯猛地坐起来,一屁股坐在了亚瑟的手上,“我最喜欢的运动,在床上呀。”

      可怜的英国绅士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枕头大战啊。你没玩过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的恶作剧成功,看着绅士脸上万年不变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而被逗的哈哈大笑,从床上愉快地跳了下来,赤着脚拉开门就一蹦一跳地下了楼。少年浑圆柔软的触感还停留在亚瑟的手掌心里,迄今为止亚瑟属于男人的欲望只是能够拥抱这样一个他心中的尤物,他想象中无暇的少年,只要碰到那充满着年轻气息的白嫩肌肤他就已经虔诚地心满意足。而如今却在不断地起着变化,他的神正在挑逗这可怜的年轻人,维纳斯总是给她的信徒以无限的考验。

     放学的时候亚瑟到校门口去接自己的宝贝小公主,喧闹的校园里升腾着少女的清香和让他感到厌恶的男人的汗臭味,日光西斜的操场上还有不少人在打网球,彼此间嬉笑着玩耍。站在靠近教学楼门廊站着一个体态颀长的东方男性,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衬衫和。黑发用红色的头绳系着,发梢微微有些发黄地向外翘,五官倒是还算得上干净甚至秀丽,胡茬修剪的十分整齐,手腕处的袖子被撩起一节用扣子小心地搭在腕子上。亚瑟的小天使就在这个男人周围打转转,时不时用手拉拉他的袖子,脑后扎着的蝴蝶结随着小公主的动作上下飘动着。

      “啊,您好?”东方男人注意到了站在门口出神的亚瑟,让小弗朗到一边去玩,绕到门边来冲着亚瑟打了个招呼。“您好……”亚瑟的目光飘忽地追逐着操场里玩着起劲的弗朗西斯,没注意到东方男人皱起了眉头。“喔,那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呢……”男人轻声开口提醒有些恍惚的亚瑟,随着亚瑟视线看到了在操场上蹦呀跳呀的小公主,“请问您是……?“”我,我是波诺弗瓦的继父。“亚瑟下意识地选择了这个身份,说完才觉得一阵尴尬,连忙看看远处的弗朗西斯没有什么反应才努力冲东方男人笑了笑,声音下意识地压轻,“波诺弗瓦女士今天有点事来不了了,让我来接他回家。毕竟小孩子,路上不放心的。”“喔。这样,我是他的班主任,王耀,很高兴看到小弗朗西斯有了父亲……”东方男人朝弗朗西斯招了招手,“他一直是个优秀的孩子,也很活泼,不过有些运动之类的可能缺少父亲就难以一个人完成吧……”“老师——”小公主低头开足马力跑过来,扑进王耀的怀里蹭了蹭,侧着脸有些冷漠地看着亚瑟。“弗朗吉,今天下午玩的开心吗?”王耀蹲下来揉揉弗朗西斯的脑袋,给他戴好了歪到一边的蝴蝶结,“你爸爸来接你了喔。来,回家吧。”可怜的绅士一下子拽紧了手中的袋子,盯着弗朗西斯呼吸急促,上帝,这就要揭穿我吗。“好的。”然而弗朗西斯只是点了点头,乖乖地在王耀的左脸印下一个吻,主动走到亚瑟身边伸出手来,小手握住他的食指晃了晃。王耀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这对父子走远,低头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沉默了一会没有点燃,取下来丢下脚下踩了几脚。

    
       “喔,papa——”弗朗西斯坐到副驾驶上就开始拆自己的袋子,“让我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呢?”“弗朗西斯,把安全带系好再说话。”亚瑟看着后视镜开始倒车。“哈!哈!哈!英国红肉送了我一套纪梵希的裙子欸!”天真的法国小男孩说着这样的话根本让人气不起来,哼着歌在座椅上动来动去。“裙子回家再看,先把安全带系好。”亚瑟腾出一只手去按住乱动的小男孩。“喔好的papa!”弗朗西斯冲他吧眨了一下眼镜,拉过那只伸过来的手一下子跨坐到了亚瑟的身上。

     
       “弗朗西斯!我在开车!快点下去!”亚瑟急忙打起了方向盘,要去踩油门,却觉得嘴唇被什么软软的东西含住了。小小的舌头在他的唇畔来回舔舐,趁他震惊的时候趁机突入,来回攻击着口腔内壁,掠夺着空气,甜美的味道让亚瑟整个人飘飘欲仙,连刹车都差点忘记了踩。“带我走。亚蒂。”小弗朗窝在他的怀里,只有四寸十寸,穿着白丝袜和圆皮鞋,印着草莓的吊带上衣和牛仔短裤,在他的怀里他永远是小公主,亚瑟柯克兰的小公主弗朗吉,“带我走,papa。”他扯着他的耳朵对他说完,猛地拉开车窗迎着风大笑起来,“我!是——小荡妇小明星,冒险——耶yeeeeeeee——”亚瑟柯克兰终于找准了车道,稳稳地往前开去,一只手搂上了弗朗西斯的腰。
——————————————————————————————
⭐大概后面还是有的。文和柯克兰先生的车一样。
⭐喜欢想继续看就夸夸我呗。【怂成一团】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