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原创】衣冠禽兽—第三章
⭐肉在配图上请一起食用
⭐最后一张图和倒数第二张重复,可以跳到最后几行没有截进去的
⭐可接受洛丽塔仏教授英雷点注意
⭐食用愉快
⭐我要人夸我哼【????】

八月开始的时候亚瑟和索瓦丝完婚了,没有什么盛大的仪式,甚至都没有去里昂的市里,在附近镇子的教堂里找了个神父完了婚。只是万万没想到神父就是王耀。索瓦丝倒是没有怎么在意,一直穿着洁白的婚纱温柔地笑着,金色的长发难得地散了下来,白色的头花衬着她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期,脸上的红晕淡淡地晕染出她的幸福,只是亚瑟的直觉告诉自己,索瓦丝的幸福并不是他的。亚瑟并不知道这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有着怎样的往事,她身上的悲剧气氛却让他心里有一些烦躁。弗朗西斯的侧脸和她的母亲太像了,本来应该是赞许的美貌,却让亚瑟想起了伊尔的美神。那样的维纳斯是不幸的。“你在想什么呢。”弗朗西斯坐在亚瑟的身边,教堂的长椅上只坐着他们两个人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小公主的脚够不到地面只能一前一后地晃来晃去。“淑女应当坐的端正一些。“亚瑟出言提醒他。”就算你给我买了裙子我也还是要提醒你我可是男生。“弗朗西斯停下来,抱胸,抬了抬小小的下巴,“我现在可是你的儿子呢——papa。”罪恶感如是美酒,我当引颈之痛饮。亚瑟看着弗朗西斯跳下凳子并逐渐走远的身影,低头祈祷起来,他从不是个虔诚的圣徒,但此时此刻他颤抖着从内心希望他的小公主能够幸福,他的爱意是多么的罪恶而又纯洁无暇,那样温柔地包裹着这具年少的躯体,将他逐渐地放逐到伦敦的雨水里。

“弗朗西斯,等你这圈上来我们就去打网球。”亚瑟蹲下来拍了拍泳池发令台边的水,波光粼粼的水面反射着太阳让亚瑟有些睁不开眼睛,祖母绿的眼睛眯了起来,舀起水来拍了拍脸,水珠顺着他喉结的滚动而往下流,金色的短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脸颊上。弗朗拨开水面游过来,快到亚瑟这里时突然下潜,在水底扬起脑袋来对着亚瑟吐泡泡,蓝色的大眼睛和水波混在一起,让亚瑟一时间有些晃神。“别闹了,快上来。”亚瑟拍拍水面。弗朗西斯闭上眼睛,然后突然上浮,带着浑身的水泼了亚瑟一身,两只手从亚瑟的两侧腰间穿过抱住他,抬起头看着亚瑟,然后张开嘴“噗——”地喷了亚瑟一脸水。“弗朗西斯!”亚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懊恼地想生气,却在看到怀中少年肆意的笑容时怎么都气不起来。弗朗西斯歪了歪脑袋,把湿漉漉的金发撩到一侧,露出光洁白皙的脖颈来,阳光下细看淡金色的睫毛上沾着一点点的水珠,随着少年眼睛的扑闪亚瑟的心也一上一下的。“怎么啦?papa?叫我做什么?”弗朗西斯扶住一边,手一撑,整个身子从亚瑟的身边上到陆地游上来时脚掌心轻轻地触到了亚瑟的大腿上,隔着水波揉了揉。转神之间又成了坐在一边笑意盈盈的弗朗西斯。“我去叫你打网球。”亚瑟伸出手,撩了撩弗朗西斯额前的碎发,却猝不及防被反抓住了手,弗朗西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间,”好的呀,papa。“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