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完结不了救命啊的仏诞】衣冠禽兽【lolita仏×教授英】

⭐文力被我吃了一样。短小。更一章短小。

⭐嘤嘤嘤如果质量下降你们一定要告诉我。

⭐来自对英sir的迷妹势力。食用鱼块。❤笔芯
————————————————————————————
        有时候引起杀意的并不是强烈的恨,爱也会如此。爱有时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刃,任何能量强大的感情也好,事物也好,都是如此。

      剧场里的灯光坏掉了,一闪一闪地在封闭的空间里有些瘆人,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灰尘和陈旧木头腐烂的味道。男人有些局促地站在化妆间的门外,他金色的头发打理得十分干净,用发胶整整齐齐地梳理好,黑色的西装看上去显得他有些古板。他一直低头看着腕表,左手抱着一大束鲜花。门后传来了少年清脆甜美的嗓音,还有同龄孩子的笑闹声:“弗朗你唱的真棒!天呐奥利一定会夸你的,说不好就会推荐你去巴黎的合唱团……”“真的吗!今天都没见过他呢……”弗朗西斯开心地哼着调子,声音听上去裹着亚瑟从未听闻过的甜蜜的仰慕。对,仰慕。就像之前听到女孩子们谈论着自己喜欢的歌星那样。奥利是谁。他?奥利……是谁?

       “咦。Papa……?”弗朗西斯坐在化妆镜前,看见有些失神地推门进来的亚瑟,左手抱着的鲜花没拿稳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里面除了弗朗西斯的一些朋友还有站在弗朗身后正在帮他把最后一缕鬈发用夹子固定好盘起来的王耀。“家长还是坐在观众席比较好喔。”王耀打量了他几眼,转过头继续帮弗朗西斯盘头发。亚瑟把地上的花束拾起来,他觉得自己的浑身像失重了一样的难受,脑袋晕乎乎的感觉让他拼命摇晃,看上去又傻又搞笑。还……很突兀。就像自己打碎了一副完好的画,撕碎了上面最完美的一角。“等等……papa要是来找我的话,就坐在化妆间里好啦。”弗朗西斯坐在椅子上挪挪自己的小屁股,有点兴奋地冲亚瑟比起耶的手势,“不过花的话——请麻烦在我演出结束之后献给我好吗,papa——”弗朗眨了眨眼睛,蓝色的眼睛周围贴了一些小小的亮片,看上去亮亮的可爱里带了几分妩媚。亚瑟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有些无力想要捂住自己的眼睛,面对小公主的时候自己真的和老年痴呆一样啊,真是够了。“好的弗朗吉。演出加油。”亚瑟说句话觉得自己都觉得恶心,嘴角的笑容更是不自然到肌肉抽搐。怎么了呢,这是,本来一切都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实在没有话好说了才想了半天来缓解这种状况,保持一名绅士应有的风度。“好……的。谢谢papa。”弗朗西斯瞅了瞅亚瑟,有些不解地耸耸肩,接过一旁安东尼奥递过来的番茄咬了一口。只有王耀望着亚瑟的背影皱了皱眉头,手上的梳子也停了下来。“一会就那么盘着吗!会不会超级卷啊!”弗兰西斯的叫声把王耀一次性叫了回来。“不会喔,这个卷度是需要的。”王耀笑着弯下腰去,下巴轻轻地搁在小弗朗的肩膀上,一边放开了前额发的夹子,一缕漂亮的卷发就挂了下来,“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哇,我以为我今天穿的是西装应该把头发剪一个更帅气的发型呢!”弗朗不满地抗议了一会,“奥利说要帅一点的……”

          “很漂亮吧?“有个男人正好坐在离亚瑟只差了一个的位置上,灯光的缘故让亚瑟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听见他的嗓音,总觉得这嗓音听着有些熟悉,这让亚瑟很不舒服。”请问您是哪位?“本着绅士的原则,亚瑟还是回答了他一句。”啊,和你一样,都是家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瑟总觉得这句话的尾音是类似于嗤笑一样的声音。这让他有一瞬间的发冷。“喔。”亚瑟迟疑地回答了一句,脑子里高速地旋转着,这个人到底是谁。校委员会的人?邻居?或者是……私家侦探?警察……知道了我和弗朗的事……不行……到底是……亚瑟攥紧了拳头,正准备站起身来走向那个人,却听到耳边音乐声大作。“今天谢谢各位到场——”是弗朗的声音。亚瑟不知不觉地转过了头,看到台上的小公主穿着小小的白西装,扎着小小的马尾,额前的鬈发卷成非常可爱的弧度挂在脸颊两侧,发带上的三色旗绸缎随着弗朗的动作变化而左右摇动着。唱的其实就是一般的赞美诗,弗朗的声线干净又纯粹,似乎特别适合这个风格,就像那些合唱团里的小天使一样,偏偏配乐配上了萨克斯和手风琴做协奏。听上去总感觉有哪里觉得不和谐,让亚瑟的精神被拉伸着那样的疼痛。“多美啊,就像扑向灯火的飞蛾一样。”男人的嗓音再度响起,这次离亚瑟很近。啧,亚瑟猛地转身出拳,却扑了个空,却隐约看到黑暗里那个男人的发色极淡,是极少有的发色,就像……就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眼睛一黑,颈后的疼痛让他来不及反应就失去了知觉。

如果,那个人,无论他是谁,想要把弗朗吉夺走,那么……都得杀死。

混蛋。

        等亚瑟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弗朗气鼓鼓的脸,还有哭红了的眼睛。“你为什么会突然昏过去啊。”弗朗鼓着腮帮子,白西装看上去皱巴巴的,“是不是这两天太辛苦了?我很担心的啊……”啊。亚瑟伸手拂去他脸上的泪水,老天,他真的是想凑过去吻掉的:“你得告诉我……奥利是谁?嗯?你上次没回来的那天……是不是也去见他啦?”弗朗西斯迟疑了一会,把小小的脑袋放在亚瑟的胸口蹭了蹭:“是奥莉薇娅啦。她是我的声乐老师,她人很好的。上次我真的去练歌了,王老师也在,papa你可以去问他。”啊,原来是奥莉薇娅……那是我多心了?“不过你不相信我……我很生气的。还在我的演出上昏过去了。花……花也没有给我!“弗朗攥起小拳头往亚瑟胸口锤了一下。”啊……痛,小公主。,下手轻点。“亚瑟佯装重伤的样子呻吟了一声。弗朗西斯一口咬向他的锁骨:”下次你再这样就让你更疼,英国红肉。“亚瑟无奈地揉揉怀里张牙舞爪的猫咪,闭上眼睛亲了亲他的额头。

不会出任何事的。幻觉而已。一定是这样。
————————————————TBC————————————
p.s来点评论来点喜欢给我点文力吧呜呜呜qmq。
p.p.s文力还是要靠自己。下次争取粗长。【面壁思过】

评论(1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