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大概真的要写完了哦耶的仏诞】衣冠禽兽【Lolita仏×教授英】

⭐这次依旧量不多。但是质我还是很满意的。【?】

⭐为了保证质【没有量】到今天才更对不起qmq

⭐啊啊啊啊奥利弗真的超级帅,原著情节0.1出现注意

——————————————————————————————
        重新梳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亚瑟感觉自己就像是吃了一片加倍清凉的薄荷糖,他不敢张嘴,害怕在寒风进来的那一瞬间他会流出热泪来。一个月的有几天晚上,他会整夜地坐在床上,开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低头仔细地看着蜷缩在一边睡得香甜的弗朗。这真的不是梦。

        他应该欣喜若狂,但是心里有个力量一直向下拉扯着他的心脏,让他一闭上眼睛就犹如悬于半空之中。弗朗西斯长的很像亚瑟小时候在蚀刻板童话书看到的某个精灵,安吉拉卡特的故事里远离了他沉闷古板的大庄园,那里的精灵呼吸之间能听见竖琴的轻响。他在英格兰多雨的庄园里,世界看上去只有两个颜色组成,他努力挤到窗边的时候花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喷水池里水积满了溢出来的声音吵得他头疼。“我的拉丁文课程已经学完了,夫人。”他扯着自己的领结,畏畏缩缩地在桌子前转过半个身子来,大腿上的汗水已经在裤子上形成了引子,“我会了。我能通过的。”没有人理会他。蚀刻板童话书上的精灵依旧有着和书中描写的那样红彤彤的脸蛋,他们穿着会随着风飘动的绸锻,金色像海藻一样的长发让亚瑟想起刚刚诞生的维纳斯。还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精灵拿着小提琴,竖琴,小号,环绕在画的周围,那应该是英格兰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乐队。那不是一个庸俗的维多利亚式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还有异教的女神在跳舞,没有能阻止向她们的美貌献出生命的冲动,她漂亮又狡黠,她处于混沌之中,巴菲雅的亲吻让铁塔也会垮。

     这是他唯一在虚幻里能握的住的真实。对他来说弗朗西斯就是弗朗西斯,是攥在他的手中的心跳。画上的天使如果被人整块割去就不再完整了。

     “真稀奇,你会答应我出去玩。”弗朗西斯坐在后排,他斜躺在一边,金发松松地扎了一小束,穿着亚瑟的苏格兰格子衬衫,明明是臃肿的衣服却显得小公主更加娇小了一些,弗朗吃着怀里的薯片,咯吱咯吱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故意在偷吃小鱼干的小猫咪,亚瑟想了一下这个画面不仅嗤笑出声。弗朗连忙把薯片袋子往怀里一塞,坐了起来,舔了舔自己手指:“不准笑。”亚瑟没有回头,光是从后视镜里看着这样故作优雅的弗朗他就要笑出来了:“在我面前还装什么。”

        “只有英国人才装好吗,教授。”弗朗西斯故意咬着最后几个字。“我正经不起来难道不怪你吗。”亚瑟看着越来越耷拉下去的小猫咪越来越嚣张,脚都搁到驾驶位上来了,于是转头张大嘴作势就要咬。果然弗朗反应非常大地尖叫一声腿一抖就照着他的脸给他来了一脚,小公主一脸的惊恐:“这是男生的脚欸!恶心!英国人解放天性都这样吗?”“和法兰西学的。”亚瑟耸耸肩,打了个方向盘从公路上转进小镇里的路。弗朗西斯沉默了一阵,突然凑上前来,他伸出手来,扒拉一会才准确地环住亚瑟的肩,小小的下巴在他的头顶磨蹭了一会,很小声地叹息了一句:“放过我吧。”亚瑟面不改色地继续笑着,甚至抬头亲了弗朗西斯的脖子一下:“我们这个镇停一下,有你喜欢的戏演出对吧?里面的配乐合唱据说很厉害。”弗朗西斯没有说话,松开了搂着亚瑟的手,安静地坐回了位置上。

     

       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剧团。带领乐队的是一个有着很奇怪发色的男人,他穿着整整齐齐的白色西装,淡到接近粉色的发色,脸上还有一些雀斑,他一直站在那里指挥乐团,可以说整个音乐剧的演出简直是天衣无缝。至少弗朗西斯在一旁看的兴奋不已,一直拉着亚瑟的袖子在那里小声而又开心地说着剧中的各种情节。亚瑟搂着一边兴奋的猫咪心里的不安却没有以来地被放大了。为什么呢。是因为那个男人吗。除了让亚瑟有些作呕的熟悉感之外,最让他不舒服的地方或许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和他太像了。那种站在台上彬彬有礼的样子,亚瑟很想冲上去一把揭开他的人皮面具。“亚蒂?亚蒂你怎么啦?”弗朗西斯跳起来抱住他,咬了咬他的耳垂。亚瑟轻哼一声抱住他,怀里的弗朗看上去就像喝醉了酒,莫名让他想起当时在台上唱歌的弗朗。从第一天见面开始起,那个不怀好意的,故意引诱着人的弗朗似乎在一点点的变化,猫咪被逐渐的驯服了吗?并不是这样。

       学校里的很多社团活动亚瑟都是不允许弗朗参加的,一开始小男孩还会和他抗议,但是现在却像温柔的猫咪一样,幸福的不适感再次捆绑了可怜的柯克兰先生。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多幼稚啊,他只想着和自己的小公主永远地生活在一起,可是他的小公主不是长不大的精灵,他们活在人群中,总有力量在逐渐入侵。弗朗的金发散了,兴奋让他出了一点汗,光滑的肌肤蒙着薄汗看上去却更加诱人,衬衫领子大概因为热而半开着,金属色的小皮鞋兴奋地在地上啪哒啪哒地踩着节奏。蓝色的大眼睛里浸了蜜糖,他的小手拍的通红,甩着头哼着法国南部的小调。

     
     亚瑟渐渐地低下头去,捧起弗朗西斯的脸贴近自己,小男孩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告诉我,弗朗。”亚瑟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不记得是否在进场之前喝过威士忌,“台上那个男人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奥利弗·柯克兰。你认识,对不对? ”“别,不要这样亚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弗朗西斯有些抗拒地想要掰开他的手。“我是你的papa弗朗。我当然有权利知道,你还没有成年。”亚瑟异常冷静地在心里重复这一个词语。“亚瑟你疯了吗?wo,你是想说随便上自己儿子的papa是吗?”弗朗西斯看上去有些面色发青,“天呐。你怎么了?不要这样……咳咳……”“你上次出去是不是也是因为他。那次没有回来的晚上。”亚瑟若有所思地审视着挣扎着的弗朗西斯,周围依旧人声鼎沸,落在亚瑟耳朵里已经变成了飞机起飞前的轰鸣。“我都说了我出去参加社团了!亚瑟……你不能……你不能让我什么活动不参加,不出门,甚至不去上学……咳咳……”弗朗西斯的挣扎开始变弱,大海开始泛起波浪,亚瑟的手上感受到了一些温热的液体。天呐。像是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亚瑟有些惊慌地放开自己手,弗朗西斯猛地推开他,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剧烈地起伏着。“弗朗……弗朗吉……papa不是故意的……嘿,弗朗吉……”他不知所措地蹲下来想要去抱起在地上发抖的人儿,周围的人群都散开了,不少人有些好奇却带着费解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他都做了什么。他刚才差点掐死了自己的天使。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就是因为那个台上的男人的目光吗?还是弗朗有些变幻不定的态度?亚瑟觉得有些东西正在从他的指缝之间溜走。“走开!别碰我!”地上的弗朗西斯尖叫着打开了他的手,小声地抽泣着撑着地面爬起来,有些踉踉跄跄地一个人跑开了。

           人群再次合二为一。
————————————————————————————
p.s日常求夸夸喵喵喵。【??】
p.p.s祝食用愉快。后面可能会越来越重口,有妹子看着不舒服请及时告诉我……qwq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