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结局-上】衣冠禽兽【Lolita仏×教授英】

🐳我对不起你们之前水了很久总觉得写不出东西了……

🐳依旧是短小。

🐳还好要结局了鼓掌。中篇中篇。

🐳祝食用鱼块顺便提示这张有弗朗视角第一人称都是。umm能看得懂吗?……
——————————————————————————————
       我知道自己有个爹,仅限于生物书上妈咪要和爹地在一起嘿嘿嘿才有我的理论推断出来的,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但是我确切地知道自己希望他被汽车撞死掉在河里淹死被卷进水泥搅拌器和混凝土溶为一体再被人天天踩或者在小姑娘们的床上精【🐳】尽人亡。
     
      去他的柯克兰。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混蛋,一切都不会发生。妈妈没有别的工作,在成为那个恶心兮兮浑身冒油的老头秘书前如果带男人来家里算的话,至少我和她不会饿死。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把一部分的钱分出来去宾馆的,那样我就不会乖巧地作为妈妈的好儿子学会了她所有灵活柔媚的手段。“他为什么不和你结婚呢?”我漠然地盯着镜子地任她把我的金色鬈发用缎带扎起来,她拿着粉红色的裙子开心地哼着歌。“弗朗吉,妈妈的乖宝贝……小公主……”她没有听见,可怜的女人已经疯了,还是说她从来没有正常过,她盘着松松垮垮的发髻,耳边垂落的碎发让她看上去又忧郁又苍白,薄而毫无血色的嘴唇,还有泛着病态红晕的脸颊,她真好看,就像一朵正在腐烂的干花。

      “你这样真好看,他一定会喜欢的。”她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脸颊。“我不要他喜欢。”我有些恶狠狠地想要扯掉自己的衣服,“别给我穿这么恶心的东西了。”“弗朗吉……弗朗吉你生气啦……你不要生气啊……爸爸喜欢乖女孩,所以你要做乖女孩才行……这样爸爸就会回来看妈妈和你了啊,不要生气……“我任由她靠着有些啜泣地哭着,我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小小的脸蛋上化了乱七八糟又诡异的妆,大红的嘴唇就像刚刚喝了一加仑的血。他喜欢这样子的吗?那我会让他喜欢的,我还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而现在我已经没有妈妈了。“要烟吗?“淡色头发的男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雪茄吐出几个烟圈。我被莫名其妙地逗笑了,我伸手去戳那几个烟圈,戳到了男人的脸蛋:”傻子,我抽不了那么烈的东西。”“在那个男人面前扮洋娃娃扮累了到我这儿就那么放肆,嗯?”奥利弗咬着雪茄用另一只手把我揽过来,他的臂膀强壮而又坚硬,我甚至能闻到一股金属的味道,亚瑟的身上只有旧书卷和烟的味道。可怜的老亚瑟,我在车里吻他那一次他简直像个纯情的处男,手都不知道怎么使唤了。“符合老男人口味大张着腿的无辜样而已。”我从他嘴里抢过雪茄,自己抽了一口然后被呛出了眼泪。“再装的怎么成熟再妩媚的手段你也只是个满身戾气的臭小子,”他大笑着把烟抢回来,亲了亲我的额头,“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有点被你迷住了。”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之前的成就感一扫而空现在只想快点下车把车门撞到这个混蛋的鼻子上。“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我爸了。”我有些懊恼地从座位上滑下来,无聊地看着路灯在公路旁一盏一盏地闪过,他们留下的幻影打在我苍白的脸上,除了被奥利弗咬肿了而血红血红的嘴唇。“他当然是,能回来了杀死自己妻子上了自己的儿子的人,除了他还有谁呢?我是唯一的目击者。啊,当然也有你的错,弗朗吉。”奥利弗坐的太直了,他的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弗朗西斯只能看见他在明灭的路灯幻影下微微弯起的嘴角。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14岁,身高158,可能会女装,职业歌手或者”小明星“……”亚瑟没有打领带,他穿在皱巴巴的西服站在墙边正认真地把墙上的一张寻人启事抚平。照片上的弗朗笑的很开心,那天亚瑟说好了带他去镇子外的湖里游泳,阳光下的小公主开心地抱着他尖叫。现在,亚瑟扶着墙,他想他快要昏睡过去了,自从失去了他的天使之后可怜的柯克兰先生再也没有办法挺起身子来,他想要躺倒在地上彻底睡过去,他的世界里永远都不会下雨,还有待在他身边乖巧又可怜的弗朗西斯。自从上次差点将弗朗西斯掐死之后,亚瑟再也没有见过他。他希望有一个短暂的契机,可以让他重新来过,弗朗西斯年老的丈夫也是他的父亲,他会对他很好并发誓不会离开他。也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们发出嘘声。

        然而现在亚瑟把剩下的寻人启事丢进了垃圾桶。他真的不该喝酒的酒精没有让他好过却像兴奋剂一样让曾经的影像和走马灯一样在他脑子里一遍又一遍,他颓然地捂住额头正试图摇摇晃晃地走回家,他能听见头顶的路灯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成群结队的飞蛾扑向火心的炽热。他已经开车去了那些他们常去的地方,哪里都没有他的天使,泳池,绿化公园里的小空地,儿童游戏中心,剧院,转角能喝到荔枝气泡水的迷你小店。他能想象到弗朗西斯曾经在这里游泳,唱歌,央求他能否给自己一杯喝的他保证晚上会乖一些,还有他柔软的金发,因为运动而滚动着汗水的蜜色的肌肤,从水池里猛地探出脑袋来的红彤彤的脸蛋。最后亚瑟将车子停在了可以俯视小镇的小山丘上,他看着温热而朦胧的里昂,风吹动了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他可以听见镇子里的声音,自行车,汽车,叫卖声,还有孩子们嬉笑着的玩闹声,亚瑟突然一点也不想抽烟了,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哭出来,嘶哑的声音让他自己更加难过起来。在他永远也不会结束的梦境里,在里昂升起的温热的空气里,他被包围着,却清晰地知道已经不再有亚瑟·柯克兰的弗朗吉了。

        我试图跟上奥利弗的舞步,事实上高跟鞋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觉得自己快要摔倒了这一点都不优雅。“嘘……”他低下头来,用手指堵住我的唇,他抵着我的额头,拉着的我的手带着我轻轻地打着转。舞池里放着低沉舒缓的爵士乐,萨克斯的声音让我有种喝醉了的感觉,我差点都忘了自己在里昂,是在纽约的某个地下酒吧享受了药物正在和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逛到hotel里去。还跳着华尔兹?“你看你现在多好看啊。”奥利弗拉着我来到舞池的一边,那边有个斑驳老旧的落地镜子,我穿着怪异的红裙子,金色的长发被奥利弗盘了起来即使我的头发没有那么长发髻看上去松松垮垮的,落下的碎发让我看上去又忧郁又苍白,白皙的脖颈上有一道道的吻痕和齿印,蓝色的大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聚焦,没有光点,只有空洞的沉沦,除了口红涂得乱七八糟之外,其他都好极了。他拉着我又转了个圈,然后我倒进了其他人怀里,是谁我不知道,反正一定不是亚瑟。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我突然好希望那个接住我的人是他,他会带我走吗,把我脸上脏兮兮的面具擦干净,重新又变成他可爱的小天使——但是我本来就不是啊,那该怎么办呢。

        远处的奥利弗站在抽着手里的雪茄,门外的灯火让他看上去像个剪影,飞蛾扑到灯火上的噼啪声盖过了周围男人的喘息。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我眼眶里滑落,我仰着脖子,不知道为何而哭。
——————————————TBC————————————
p.s下一章就结束啦。……如果视角转换觉得生硬看不懂请告诉我?❤
p.p.s感谢看到现在的妹子呜呜呜。谢谢你们的支持。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