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大结局完结】衣冠禽兽【lolita英×教授仏,黑暗向注意】

🐳不知不觉就写完啦哈哈哈,谢谢姑娘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并没有多少人。】9.1开学上新提醒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915f1f 第一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9a2442 第二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a98e65 第三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cb8ca2  第四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d73385  第五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0e10b3e  第六章
http://xiaomaojusi.lofter.com/post/1e949786_11052545 第七章
八章完结❤——前面的都在这里了。

🐳最后还是谢谢各位在看的姑娘啦。❤喜欢上英仏真好啊。这全是一个男人内心渴望的萌发到破灭吧,真的是纯爱故事喔。【?】祝各位食用愉快。
——————————————————————————

      因为这僵硬的身躯之下压制不住的渴望,丑陋的欲望在祈求任何一种美丽的临幸。美丽的皮囊在天光之下分解殆尽,腐臭的液体从中溢出,别无其他。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难受,好难受,谁来救救我。有什么东西从胃部涌上来了,喉咙干涩地卡着,颈部肌肉因为拉伸而痉挛着,青筋突突地跳着。“弗朗西斯是个乖孩子……嗯乖……”自己头顶被温柔的抚摸着,意识却一直涣散着。多久了,这样的感觉,坐在车里度过长长的隧道,昏暗的灯火在远方延伸着无穷无尽地闪烁着。恶心,头晕,天旋地转,视网膜上有些模糊的画面时不时会被涌上来的黑雾取代。那些黑雾里有些格子,还有一些螺线圈,两秒以后黑色屏障才像是百叶窗的帘子那样贴着玻璃缓缓地被拉下,摩擦带来的压力和疼痛让弗朗西斯有些微弱地挣扎了一下。

     原来什么都看不见是那样子的感受。“不要……”弗朗西斯伸出自己的胳膊,皮肤上的汗水滴落在地板上,摩擦的刺痛让他浑身清新了一些,他微微地抬起头,看见了坐在沙发另一端正在喝酒的男人。不是亚蒂。不是亚蒂。淡色头发的男人披着黑色的风衣,他举着水晶的酒杯轻轻地摇晃着,琥珀色的液体在杯壁上流转下落,他在哼着一首小小的歌谣,他一直在看着一张女人的照片,良久他举起了打火机,点燃了照片的一角。“啊……亚蒂……”弗朗西斯的腰部被人托住了,再次狠狠地被人向后拖去,被入侵的痛苦让他重重地把下巴砸在了地板上。嘴里的血腥味炸了开来,疼痛和麻木一起向他袭来,他瞥见玻璃桌子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蓝色的眼睛里除了痛苦和麻木什么都不剩下了。苍白的脸上满是浑浊的污迹,小巧挺拔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上沾着鲜血,那张白皙动人的脸可能下一秒就会开裂,然后瓦解成一堆碎片吧。

     “怎么了弗朗吉?”男人身上带着金属的味道,有点像血里那令人作呕的铁锈味,他捏起了弗朗西斯的下巴,温柔地帮他把碎发撩到耳后夹好。他的指尖好冷啊,冷的就像是划过冰面上的刀锋,弗朗西斯的整个人都颤栗了起来,他呜咽着想要去拥抱眼前的男人:“我不要他们……我只要你……停下来……让他们停下来……”他有些惊讶自己居然还能说完完整的话。“不行喔,弗朗,不可以这样。”他低下头来抵着弗朗的额头,少年哭泣的眼睛映入他的脑海,眼神相对,他锁定了他的恐惧,然后落下极轻的一吻:“还差一点。就只剩下我和你了。索瓦丝。”湛蓝的瞳孔因为恐惧骤然放大了。

      
        就算是前几年应酬的时候也不会喝那么多的酒。亚瑟撑住自己额头,疲惫地想自己的黑眼圈可能已经比眼睛都大了。乖巧的孩子,优秀的学生,作为榜样一样的教授,高贵又令人敬重的学院派,却躲在咖啡厅里隐秘地渴望着少女们的爱抚,跟在那样美丽的事物后面兴奋的颤栗。而这次大概是彻底回不去了,他咽下喉咙里最后一口威士忌,说实在他已经感受不到酒精的作用了,他瞅了瞅手上回伦敦的机票,这样翻来覆去地翻看着,眼神又瞟到一直静静地放在一边的荔枝气泡水。粉红色的液体因为玻璃杯的弧面映照出站在柜台里煲电话粥的柜员,她边打电话边低头笑着拨弄着自己的指甲,气泡水里的二氧化碳可能已经跑光了吧。

        他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有些傻乎乎地盯着店外面黑漆漆的街道,孤零零的路灯下面连一个过路的行人都没有。空荡荡的石子路一直平铺着消失在远处的黑暗里。直到黑夜的深处里有一点猩红跳动着,亚瑟揉了揉眼睛,差点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还是天上的星星坠落了。“啊,还有这种事吗!天哪。”身后的店员在电话里尖叫起来,“怎么会平白无故地着火的呢?警察呢,哎哟真要命……”火光还在逐渐地变大,看上去是在靠近里昂市区的地方了,火光映照着天空和天上的星河互相辉映着。亚瑟突然像着了魔一样抓起自己的包,冲出了店门,他奔跑着向冒出火光的那个方向。有什么炽热的东西在吸引着他,亚瑟仰起头看见小镇天上的星空,银河高高地流淌着,星光在拍击着天空的角落,他吸了一口气开始打起颤了,不知怎的让他想到了第一次触到弗朗西斯肌肤的感受,火热的,温暖的,柔软的,就像银河一样流入了他的心底,他开始诉求他的愿望,他用力地去抱紧他好喘口气,炽热快要逼得他窒息啦。


      越往火势大的地方越近,炽热的感觉也就越发强烈了起来。镇上不少居民已经醒了过来,有人在大声地抱怨着,还有的人跑到大街上拿着灭火的一些东西。人潮逐渐的拥堵了起来,亚瑟的脚步被迫慢了下来,不过他也不是非常的着急,他试图从拥挤的人群当众挤过去,耳边的大声呼喊也好,尖叫声也好,仿佛和他都没有关系。惊恐的气氛里唯有这个男人的脸上带着有些隐忍的兴奋,他在人群当中穿梭着,抬头就可以看到那座起火的房子。“柯克兰先生?”有人在背后拽了他一把。亚瑟有些茫然地回头,看见了穿着睡袍的王耀,他看上去比上一次在舞台后面见到时要憔悴的多,黑色的长发像海藻一样有些凌乱地披在肩头,他抓着亚瑟的衣服满脸的忧虑。“啊,是您,有什么事吗?”亚瑟镇定地开口,不知道为什么又切换回了英语,伦敦腔听上去让他显得有些怪异的镇静。“看到您贴的寻人启事啦!弗朗找到了吗?”王耀伸出手掌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没有。”亚瑟想不好到底该怎么说,憋出了否地就无法再吐出一个字了,嘴里有什么正在滚动着。“现在很危险啊!人差不多都从屋子里出来了,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吧,他一个人总不可能跑出里昂啊!”王耀的声音变得很小,甚至飘浮在空气之中。低矮的小酒馆已经烧的差不多了,除了人们扑上去灭火的原因,充当燃料的东西也快烧没了吧。亚瑟想起来索瓦丝和他说过可以到这里来打啤酒。可是他还没有来过一次呢,焦黑的木材带着火星坠到地面上来,小小的屋子已经被烧空了吧。

      “啊——”他听到耳边王耀的尖叫,人群向潮水一样向后退去,一时间人们不知所措地互相推搡起来,亚瑟没有想要控制自己方向的意思,他看见了,在王耀尖叫起来的同时有什么东西从二楼掉下来了。红色的裙子破破烂烂地包裹着这具幼小又脆弱的躯体。掉下来的是弗朗。亚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过来,他拨开人群向他的小公主走去。弗朗西斯坠落在地上,他金色的头发乱糟糟地盖住了他的脸,红色裙子似乎是被扯烂的,大腿上满是被掐起的乌青。他的天使掉了下来,落在地面上,小声地,痛苦地呻吟着,他的天使没有了翅膀,这样蜷缩在他面前冰冷的地面上。燃烧着的木头碎屑从二楼坠下来,落在弗朗西斯的怀里,冰冷的火舌舔舐着他的面颊,血红的嘴唇微微地颤着仿佛还在等待谁去亲吻那样。亚瑟温柔地把他抱起来,撩开他的头发,安静地又无比温柔地看着他的面颊,他总觉得他没有逝去,落在地上的时候他不是在抖么,他的生命在跌落下来的那一刻变换着形状,在于地面接触的时候逐渐地融合了起来,成为了另外一种东西,用更为自由的的形态存在着。更加的美丽啊,亚瑟觉得手臂开始刺痛起来,他抱着他的小公主,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向人群不那么密集的地方走去。

       “柯克兰先生?!柯克兰先生你听得见吗?请把他放下来!”是王耀的声音,还有救护车的声音正在逐渐一点点的变大。“这位先生请你合作一下把受伤的人员交给我们,先生……”“请让一下,这男人疯了!”“喂喂他在干什么……”

      他一直在往前走,刺痛消失了,他从来没有感到现在这样满足过,星空倾斜下来笼罩着他,幸福包围着他,有什么呼啦一下从他的心底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心脏起搏器的声音。“病人已脱离危险,再次,病人已脱离危险……”亚瑟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强光让他很不适应,他想抬手遮住眼睛却被另一双手拽住了。这是一双温暖而又柔软的手,指缝之间的茧的触感莫名让亚瑟有些熟悉。“小亚瑟你终于醒啦。”一个金发的男人坐在他的床边,金色的长发用三色发带懒散地束在一边,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套头毛衣,下巴上留着一些小小的胡茬,蓝色的瞳孔里是亚瑟熟悉的温柔。窗外的蝉断断续续地鸣叫着,他托着下巴留出一个剪影,良久他歪了歪头给亚瑟掩好了被角:“干嘛?傻了?算了你本来就傻。想吃苹果吗,哥哥给你去削一个。对了下午小阿尔他们要过来,他问你要不要吃汉堡。”

窗外的蝉声断断续续。【END】
—————————————————————————————
p.s对啊这就是春秋大梦一场。哥哥和亚蒂好好的你们放心。
p.p.s啊有没有妹子看完有啥想法啊啊啊啊啊
p.p.p.s终于写完啦。原了我的若仏梦。耶。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