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原创】苦月亮【红色组主,混杂cp有,渣攻渣受设定避雷】

🙋诈尸更文
——————————————————————————————
第四章

     美国,伯克利,交换生一年,理所当然。伊万低头扫了一眼注意事项表,在末尾草草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暂时把自己的根从俄罗斯的土地上拔起,挣扎着漂泊,只要学好了回国就成家立业——即使和莫斯科那些高等院校无关也不用低着头过着欠债的日子。勉强以此为借口能够奋力活下去,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啊。

   
     
        唯独……他低头抽出一根烟用牙齿咬着,在口袋里摸了半晌才想起打火机早就被自己丢了。一年之前他和一个该死的美国佬还是朋友以上恋人以下的关系。暧昧,欲望,欢乐,给自己正儿八经面具之下代替大麻的放纵,这种人格分裂一样的放纵是让好学生布拉金斯基唯一感到愉悦的时刻。说男人下半身和上半身分开的是理想主义者,说不会用下半身思考的是空想主义者。

       他也交往过中国姑娘,他只记得她姣好的身体曲线和她用纤长的手指夹烟的样子。她最喜欢的烟是black stone。一个味道很奇怪的烟,很呛,就算是男人也很难接受的烟熏和巧克力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然后他们接吻,上【(「・ω・)「嘿】床,她会搂着伊万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然后咯咯咯的笑。“你真是个呆子。”她低头轻声地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布拉金斯基先生。”自己的脸会被她轻轻的揪起来。直到有一天,她从浦东大桥上一跃而下,成为了一具苍白浮肿的尸【(「・ω・)「嘿】体。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消失了,从他的生活里蒸发的干干净净。

        然后就是那个自己在酒吧里死活都要送上门的美国佬了。伊万觉得他很吵,但是偶尔也算得上可爱,偶尔见见面的话感觉也不坏,就当养了只金毛哈士奇好了。毕竟这段关系的开始就是为了快乐。美国佬会经常跑到自己租的房子里来玩,刚开始是一个人,逐渐会带回一帮子人,都是他的朋友,他只能喝啤酒,喝高了会踩到桌子上又笑又闹。伊万也随他去,该学习的时候把自己关到房间里去就好了。
  
       “你不爱我,伊万。”阿尔弗雷德有时候会神叨叨地一巴掌拍到自己脑门上,“你谁都不爱。你是个怪物,布拉金斯基,你谁都不爱。”伊万开始觉得麻烦,一段关系在他眼里但凡和感情扯上关系,快乐就立刻丧失了,变成了一块嚼了半小时的口香糖。他们吵架,大闹,彼此的态度越来越差,在虚假的哄骗里维系着,直到那个美国佬某天早上精神恍惚地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伊万记得自己一直坐在床上抽烟直到天空泛出了鱼肚白。黑暗的屋子里除了烟头的火光他什么都看不见。他试图闭上眼睛回想阿尔的面容,黑暗里却什么都无法出现。他不觉得难过,反而像松了口气,恐怕自己真的是个人渣吧。那个晚上他孤零零地呆着什么都没有做,直到天明的时候他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房间,拉起行李箱彻底地离开了。

       那是他最后一次抽烟。从踏出那个房间开始,他变回了清醒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人格分裂已治愈。

       “进来。”伊万推开接待室的门板的时候,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人,嘴角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真的不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王耀梳着干净的高马尾,毛呢格子西装衬着他平时更精神一些,他正俯身在一边的茶几上写着什么,主任见了伊万连忙站起来招呼他。“这就是这次带你去纽约进行留学的王老师啊,作为你指导老师有没有给你上过课?还不是很熟吧……相处相处就好了,王老师也是很好的,会对你有更多的帮助……”伊万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表情一定不怎么好。王耀一直在翻看着交换生表格和注意事项,头低低的垂着,只是沉默和点头,好像之前那个飞扬跋扈地要掐死伊万不是他本人一样。王耀抬头的时候伊万怀疑自己眼睛花了,他的眼角好像是红的,像是彻夜哭泣了那样。

        “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啊。”王耀整理好背包走在伊万的一侧,语气轻松愉悦。“找我茬的不是老师你吗……”伊万陷入了迷茫,中国人说话真难懂。“是我不对啦。毕竟有点麻烦的感情纠葛在先。”王耀走到门口顿住了,“啊呀,下雨了。”伊万瞅了一眼外面的细雨,面无表情地从包里拿出伞:“从刚才就开始下了,你是活在梦里吗。”“嗯是的,我大概还没醒,抱歉啊。伊万同学你有伞的话……带老师走一段路可以吗。”王耀盯着雨中的房屋,转头冲他笑了一下,眼角似有泪痕但不清晰,屋内的光线暗的像加了柔焦滤镜。大概是因为冷吧,本来小小的人更是瑟缩着,脸上一片惨白,嘴角上的弧度看上去意外的温柔,下唇上有被牙齿咬出的血丝。这副狼狈而又悲哀的样子,畸形的美感,他心中的痂被猛然揭开——是那个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啊。这样的王耀果然看的顺眼多了。

       “你现在不讨厌我了?”伊万低头看着一步一步踩水坑的王耀。“从一开始就不能叫讨厌,那个只能叫嫉妒。”王耀停下了大跨步,开始小步小步的走试图避开水坑,看上去特别滑稽。“你嫉妒我什么啊?”伊万觉得很好笑,伸出手扶了他一把“嫉妒你能被他喜欢。嫉妒你们或许是有感情的。”王耀顺势靠在了他身旁,小心地拽着他的袖子角。王耀不在乎地踢开一个罐子,罐子咕噜咕噜滚到路边的草丛里。“……”伊万试着提了提自己的小臂,王耀拽着袖子角晃了晃。“我们之间只是我单箭头。”王耀耸了耸肩,“嗯,其实我这个箭头究竟有没有戳到他身上都不一定。不过呢,我只是一个箭头发射器而已,戳到哪个人或许都无所谓吧哈哈。”

        王耀停了下来,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想要努力爱着一个人的感觉。自己还有人爱,清醒地活着,这样。也是自私而已。”

       王耀抽了抽鼻子,放下手来,看着伊万傻笑了一下:“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对不起。总之请你原谅我之前那些过分的举动,到美国请你吃饭谢罪啦,嘿嘿。实在不能原谅的话,希望至少游学的时候能好好相处。”努力地笑着伸出手来。“……好。”伊万憋了半天憋出了一个字,慢吞吞地伸出手去,攀上王耀冰冷的指节,然后猛地一拉。

   
       “欸……”王耀整个脑袋埋在自己的怀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正好让伊万整个人牢牢地圈住。“喂,想要好好爱一个人是吗。”伊万把下巴搁在他脑袋上,微眯着眼看着马路对面巷子入口那里两个人正在有说有笑地从巷子里走出来。一头金色杂草,一看就知道是那个美国佬,他撑着伞,拉着身边的一少年,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年,穿着乖巧的藏蓝色校服,小小的一只,两个人的手正紧紧地牵在一起。“想要爱一个人是吧,试着爱我也不是不可以。”他抬起的下巴,王耀下半张脸埋在伊万毛茸茸的围巾里,露出的眼睛里是少见的惊慌失措。“刚好,我不知道怎么爱别人,试着教教我吧,就当作是对我之前精神损失的补偿了,怎么样?来用力取悦我看看啊。”伊万觉得自己绝了,不知道这是自己临场编出来的谎言还是早已在心里埋下的渴望说的那叫一个言之凿凿。等阿尔和那个少年的身影消失在王耀转身可见范围之内,伊万才松了口气似的放开了怀里的人。

       王耀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他低着头,伸出一只手指来戳了戳伊万的胸口:“你刚才,心跳的很快。撒谎了吧。”啊,被识破了,真不给面子。然后是一声轻飘飘的:“好。”伊万怀疑自己幻听了。王耀拽过他的围巾,踮起脚来,吻上的他的唇,冰冷的嘴唇尝起来甜甜的,像某种花做的冰糕。“我说。好。我会来用力取悦你试试看的。”王耀放开了他的围巾,这会轮到伊万傻乎乎地看着他细心地帮自己整理好围巾,一切都和做梦一样。

      “让你快乐,让你满意,用尽我自己的力量取悦你,这样我大概就可以得救。”伊万第一次从这个男人眼里看到了某种希望的光芒。
———————————————END————————————
💁考完了就开始诈尸也只有我了。希望还有人看呜呜。
💁列表里有人吃凹凸的雷安吗悄咪咪。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