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原创】Rolling stone

🌚意识流在飞机上瞎摸的流水账。
🌝大概是糖。甜的。甜的。
🌝ooc肯定预警。现pa。小职员敦x作家芥川
🚬一到开学就收不住摸鱼的手了。
————————————————————————————

       中岛敦到达横滨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离凌晨还差那么几分钟。窗外的黑暗沉沉地压在远方,玻璃只能寂寞地反射着机场里长长的通道。他头昏脑胀地拉着旅行箱,脖子上卡着的U型枕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也有可能是刚从藏区回来的缘故,中岛敦的反射弧总是比别人长了那么几米。

        就这么几米,让他总在别人离开之后都来不及流下悼念的泪水就顺着生活。

        连续的转机再加上羁旅的疲惫,明明只有三层台阶他拖着行李箱仿佛还在海拔四千多的高原上。好不容易爬到了顶,本就有些摇摇晃晃的中岛敦眼前一黑,脚底一打滑,赶紧站稳了行李箱却从手心滑岀一路向后蹦哒着滚下楼梯,然后啪地摔在了最后一层的地面上。巨大的行李箱摔在地面上的声音在冷清的机场里显得特别响,中岛敦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了赶紧再下楼梯去捡,才发现脚已经有些软了一个没稳住便往前倒,双手连忙撑住台阶才不至于摔到底层,下巴却重重地磕在台阶上,疼的他嘶了一声。好嘛。这下人和行李箱一样惨了,说不准是他的行李箱在报复他。

        他爬起来呆呆地坐在台阶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只觉得下巴又麻又疼,台阶又冰又硬,目前是一动都不想动了。他太累了。和一起工作的同伴们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招呼请了年休假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哐哐哐坐飞机去了藏区,虽然太宰前辈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最终也没有阻拦他。“敦君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好了,我也拦不住呢。”太宰先生这样像是叮嘱了一句。然而实际上的原因却又丢脸又蠢,无非是被交往了一段时间的女朋友甩了而已,女孩子诚实地表明另有喜欢了的男生这还不算什么末了还加了一句:“敦君是个温柔的好人,但是总这样可不行啊。”中岛敦那一瞬间觉得思考停止呼吸停滞,不被喜欢就算了不要说这种“你好像真的魅力不足喔”的话啊。

      中岛敦喜欢茶泡饭、暖阳还有这个世界,最讨厌的是自己。自己说自己是一回事,被别人直截了当地指出来又是一回事。

      总之先给太宰先生打个电话好了......他应该还没睡吧。中岛敦揉着自己发胀的太阳穴开始翻手机通讯录没想到手太快一滑就拨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的电话。中岛敦吓的手忙脚乱还来不及按挂断那边就以惊人的速度接了起来,不出意外的是有些低沉和不耐烦的:“喂。”中岛敦吃惊到忘记按挂断键,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芥川?你还没睡啊。”反应过来问了多蠢的话才闭上了嘴,心里做好了被对方骂一顿的准备。

       “..……被你吵醒了。”芥川的口气非常糟糕,沉默了一会正当中岛敦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你有事?”“……”中岛敦讪笑着想掩盖过去,“……也没啥事。刚回国,想找个人来接我一下,电……电话打错了。”芥川冷漠地指出:“你一个人大男人自己从机场回不来还要人接?”中岛敦噎了一下:“...……我,我好像有点低血糖了嘛。饭是铁人是钢我没吃晚饭我……啊,总之抱歉打扰了我这就……”“……你现在在哪里?”芥川突然打断他。中岛敦怀疑自己可能幻听了:“...……啊?”芥川顿了一会重重地叹了口气:“...你在机场是吧。待在那里别动,等我四十分钟。”“……啥……不,不是芥川?”直到电话挂断的那一刹那,中岛敦一直犹如梦中对话甚至狠狠掐了一下自己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四十分钟以后,中岛敦连人带行李被芥川丢进了车子里。中岛敦战战兢兢地坐在副驾驶,战战兢兢地瞅瞅自己后座完好的旅行箱,战战兢兢地看向身边面无表情地在高架上飙车的男人。“……别老盯着我。”芥川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不……不是!”中岛敦这才感觉不自在,低头看大腿惊觉自己脸好像有点诡异地微微发烫,“……就是有点意外……居然会来接我这种事……还以为你一定睡了……”芥川瞟了他一眼:“我失眠。”中岛敦一阵尴尬:“嗷...失眠啊……那……数……数羊……数星星…………”我在讲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岛敦归结为体内糖分缺乏大脑运转困难。“……我衣服口袋里,自己拿。”芥川抬手捂住嘴咳嗽了一下。中岛敦疑惑地看着他。“……蠢货,你不是说你低血糖吗。给你带了两颗巧克力。快点。自己拿,我还要开车。”芥川皱了皱眉口气有些不耐烦。中岛敦猛地抬头差点撞到汽车顶,瞪着金紫的大眼睛瞪了芥川五秒钟,然后缓缓伸出手去猛地扯了扯他的脸。“中岛敦你找死吗?”芥川龙之介的口气里的危险指数飙高了十个百分点。“哇!是芥川龙之介本人欸!”中岛敦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谁侵占了躯体调换了灵魂。”“你给我搞清楚。”芥川一踩油门打着方向盘转了个大弯,“除了我本人以外,还有谁会在零点开车来机场带你回家。”

       高速旁边一盏盏的街灯呼啸而过,打在芥川脸上呈现岀斑驳的光晕,他的神情还是很严肃,但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看上去甚至格外的温柔。一种让人瞬间安心下来的温柔。中岛敦深受鼓动觉得此时此刻应该说点什么,然后芥川就先开口了:“被甩了?”中岛敦所有话全部嚼碎在了嘴里。“……恩。是啊。”中岛敦无精打采地低头玩手指。芥川抿了抿唇,突然伸出手来撩起来中岛敦的刘海:“怪你的刘海太丑了。”中岛敦愣了两秒,张牙舞爪地揪住对方的鬓发:“我是丑,你是什么,是非主流。”芥川手一颤。整个车就冲一边冲去还好他及时掰回来,伴着刺耳的刹车声整辆车在半夜高速上歪歪扭扭地横冲直撞。当然还有中岛敦震天响的笑声。

      “你再笑我就把你丢下去。”芥川咬牙切齿地打着方向盘保持车体的平稳。“是你故意逗我笑哈哈哈哈哈哈……”中岛敦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还有还有,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钢琴家的恋爱小说是真的不给发表吗……”“是啊。”芥川好像没有注意到已经笑成傻子的中岛敦,一本正经的回答,“所以我就威胁那个编辑他不给我发表的话……那我就投给妇女健康杂志。”“你真的不会被那个编辑划为黑名单吗?”“随便他。他把这整个城市的出版社都联系好了那我就去别的城市。”芥川转头看着愣住的中岛敦,勾起嘴角笑了,“像你一样。”

        像一块滚石那样活着。没有可以怀念的过去,所幸也没有可以恐惧的未来。

How does it feel

How does it feel

To be on your own

With no direction home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Like a rolling stone ?

—————Bob Dylan
————————————————————————————
p.s钢琴家恋爱小说梗来自于芥川的短篇,他本人在文章前面吐槽编辑不给他发表他就要投给妇女健康杂志梗。芥川龙之介,深藏不露的段子大王。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