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点梗还梗】入魂

🌝第一次写韩cpy。根本不会。甚至日里日气
🌝我的和平好作。提前预警。
🌝没有车。只有意犹未尽的亲亲抱抱。
🎣时间大概在和平醉酒后的延伸。吵架paro

∑——————————————————————

——你害怕吗?

——我肯定一开始,是想害怕的。

……

       “别看冰箱了行吗。你再看上十分钟里面也不会突然出现烤肉泡面大白菜的。”尹和平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或许靠祈祷上帝会在我睡着的时候突然给我胃里填充粮食……”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样缓缓转了半个身子过来,撑着自己的下巴盯着神父的脸:“是吧,神父——”崔允关上了冰箱的门,没有在意人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的挑衅——像是刻意在发脾气那样:“有时间挖苦我的话,还不如想想平时怎么照顾自己。”“啊……神父你……圣马太神父!”和平躺回沙发上,整个人背朝外面弓的像只虾,嘴巴里还是嘟嘟囔囔不满的话,“和神父你没有关系吧。为什么要对我说这种话呢?有这种闲工夫赶紧回去吧……喂!你干什么?”

         双手被人强制拉开,扣于头顶,这个人不得不翻过来正面朝着天,面对是倒着的崔允紧紧皱着眉的脸。他微微俯下身低头看着他,除了皱起来的眉头之外眼神说不好是冷漠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总之他并不生气,他也不焦虑,就像一个心灵宁静的,真正的信徒。

     哈——?

     “你信吗。”“嗯?”“我说,上帝,天使,天堂,地狱……魔鬼。你信吗?”

     “……我信。”

     骗子。你是根本不相信上帝的神父,你不是那个最忠诚的牧羊者。

     “事到如今,再问我这种问题还有意义吗?”崔允依旧没有一点想要放开他的手的意思,“你应该最清楚我为什么要成为神父。”尹和平怔住了,他开口,他想要说话,他想要不耐烦地大声反驳些什么,他想要说不。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想这样的,我没得选……但是他没有听到自己发出来的声音。他突然觉得脖子卡的难受,窒息的感觉侵袭了他。

【你不是我的儿子!】

【他们都是因为你死的!】

【都是你杀的!】

       
           “……你哭了?”崔允像是没有料到这样突然其来的变故,有些慌乱地放开他的手,一下子不知道是应该去拿纸巾还是安慰他还是干脆,什么都不要做。尹和平挣脱了他的控制就有些摇晃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手撑着沙发想要自己稳稳当当地坐好,他想要站起来但是腿有些发软。“……别哭了……”崔允下意识地半跪下来,伸出手去,即使觉得这样做不太妥还是用指节把依旧不断掉下来的泪珠缓缓推回眼眶。和平的脸大概因为酒精的缘故温热的甚至有些发烫。眼泪却是冰凉的。

        崔允下意识的动作让他恍然清醒过来,一抬手有些粗鲁地打开人的手,马上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却停顿在半空中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半晌只好不耐烦地挥挥手,站起来想要快点逃离这种暧昧又奇怪的氛围——所以说到底,崔允应该给自己一拳一枪或者一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默但是温柔地待在他身边——甚至伸手抚去了自己的眼泪。

       为什么不打自己一拳呢?像吉英那样啊,狠狠地给自己一拳就好了……

      
          “喂。”但是有人就是不让自己如愿。“干嘛……”尽力想去甩开。“喂……和平……尹和平!”尹和平突然怔住了,他好像没有听到过这个平时只摆一张扑克脸的神父如此的震怒过。在趁自己愣神的空荡,崔允狠狠地一拽,自己却大概因为酒精的缘故腿下重心不稳被翻过来,拽着人的衣领就向后倒在了地上。这一摔把他本来就不太有的酒精给摔醒了一半,更别说现在这个尴尬的姿势——多亏崔允眼疾手快伸出手撑着地面才没使自己完全压在和平身上——刚才那种令人烦躁的氛围又加剧了。崔允在努力回忆,嘴唇好像在刚才在突然下坠的过程中擦到了什么温热软软的的东西。“啊……对不起,对不起啦神父!”尹和平像是彻底放弃了什么一样,开始像往常那样暴躁地开始抱怨,不顾对方怎么想就是想要“推开”以及——快一点结束吧,这一切。

        “为什么要跑?”崔允开口的时候情绪又像恢复到了没有波动的状态。“哈?你在说什么?呃……”想要起身却被人一把按住了胳膊,人的手深深地掐入自己的肉里力道之大甚至让和平不由得呻吟出声。“你在跑吧?啊?明明害怕的吧……却这么正常的生活着,好像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在骗谁呢?”讲道理,和平觉得这是崔允和他20年之后见面,话最多情感最热烈的一次。“啊,是,那又怎样?要说是,我是疯了,差一点就要进疯人院了,不好好看管我绝对会杀人,这样吗?啊?”尹和平如果示弱就不是尹和平了,他知道崔允是对的,但他就是偏偏要脸红脖子粗地说自己破罐子破摔了,你们谁也别想把我拼好最好都滚蛋。

        手上的力道减轻了,刚想好好地站起来,却被一双手臂给紧紧地拥进一个人的怀里。这个时候就要诅咒身高了,尹和平刚好埋在崔允的肩头,眼前一黑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耳边人低低的喘息和温暖的怀抱。说实在的,男人的怀抱硬邦邦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抱性,但是一片漆黑的状态下——再加上这家伙身上的味道,还意外的让人安心,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拥有同样命运的人,却拥有让人安心的味道——一点不想动了。尹和平罕见地不动了,乖乖的,也不挣扎。他只听见崔允在自己耳边轻声说:“没事。看不见。什么人都看不见,可以哭了。”

这样。谁还哭的出来啊。

崔允的怀抱堵住了他所有的呜咽。然后他放开他,微微低头抵着他的额头磨蹭了一下,尹和平甚至神叨叨地开始想,是不是进过教堂看过彩窗的人,都能拥有这样的眼睛?“你好些了吗?”一个落在他额头的,试探性又轻飘飘的吻把他拉回了现实。他听见他轻声说。

“你没有错啊。”

“你只是刚好遇到我。”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