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点梗还梗】狄 安 娜🌛

🌑太国。太国。太国。高亮。列表cp洁癖妹子注意。
🌗宰all悄悄冒出一个脑袋。
🌕只是一个段子而已。说段子真是段子。ooc致歉
————————————————————————————
       

           “眼神……”太宰托着腮帮子,伸出手去触到了人的眼镜架,“把眼镜取下来吧。”“啊?”国木田的眼神依旧没有离开过平板,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我在工作。”“所以说国木田君取下眼镜就是瞎的吗——”“蠢材你想挨打吗?”“国木田君大怪兽——”暴起就是一个直拳在完全打到人面颊之前看到人难得认真的眼神及时收住了手。

         
           “所以说,你想干什么啊?”国木田的语气放软了一些。“是工作!很重要的一项!国木田君相信我的吧!”太宰说的振振有词言语之间透露着诚恳和熟悉的欠揍,他看着国木田犹犹豫豫半信半疑皱起眉头的脸,歪头笑了起来,鸢色的眸子弯了起来,“拜托了,让我看一看你的眼睛。”

  
           啊。果然。去掉眼镜方框直角的轮廓,绿色的眼睛也没有平时看起来那么严肃——不如说,让太宰莫名想到了狄安娜站在橡树林里搭弓成满月的样子,她的脚下是清泉,她的身边是山中的麋鹿。美丽贞洁甚至严厉而又疏离。这可真奇怪,太宰治心里在叹气,国木田君明明是个严厉正直的男人是没错。他却频频让太宰产生在那严厉的月女神注视下有些诚惶诚恐的错觉。狄安娜可不是丘比特,她精准的箭法是为了捍卫少女的贞洁和赐予纯真的死亡。

         不是谁都有资格死在狄安娜的审判之下。

            “你……看完了吗?”国木田君觉得太宰的眼神在自己的脸上来来回回的扫视着,他只觉得莫名的烦躁甚至脸上发烧——这眼神和看楼下咖啡厅女仆一个样!“哎呀,是我冒昧了,是我冒昧了。”太宰治老神在在地收回眼神,把双手枕到脑后打算站起来向着侦探社舒舒服服的沙发前进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你他妈的给我回来——”国木田眼疾手快拽住人的领子往后拖,“这是社长交付给我——”然后把他一把拽进旁边的椅子里,“和你——的任务吧!你别给我和沙发相依为命,这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是吗?”“啊国木田君威胁我——好过分——”太宰治懒懒散散地挥动了一下双手算作挣扎。

      
           “你这绑带浪费装置——”国木田气的拽着人的领子拉近正想破口大骂太宰像魔怔了一样伸出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因为太过震惊国木田独步甚至忘记了怎么骂人。“我说啊,国木田君,假如你现在是狄安娜,你会愿意赐予我死亡吗。”国木田:“……你不要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逃避责任。”太宰治耸耸肩:“我是说假如啦,假如。国木田君相信我吧,我这么做一定……”“啊知道了知道了。”国木田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我不愿意。”

            太宰治一愣:“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国木田难得地嗤笑了一声仿佛终于看到了太宰治也有如此无知的样子,心情颇好地给他回答:“狄安娜赐予的死亡,那就是公正的奖励,需要经过历练与选拔。不是谁都可以得到这份荣誉。太宰,那是荣誉。”

           “荣誉吗……”太宰反复咀嚼这两个词语。“啊,你可以工作了吗,为什么要问我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国木田不耐烦地放开了他,继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和电脑奋斗,旁边却突然凑过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蹭到他耳边轻声说:“大概,国木田君你,拥有和狄安娜这个词一样美丽的灵魂吧。”
————————————————————————————
            “狄安娜”即阿尔忒弥斯。月亮和山林的女神,掌管狩猎,贞洁,战争,还有进入罗马神话体系后吞并了赫卡忒的死亡。“狄安娜”这个罗马词根的来源是“光”。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