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安燕】名利场

我的妈好喜欢这个!!好喜欢!!

Kaliope:

分级:PG-13


概要:娘塔百合,设计师春燕和模特安雅的故事。大致可以当做一部好莱坞电影工业下粗制滥造的浪漫爱情电影观看。感谢 @Lithium_离子慕 提供“卡通T恤”的梗!


警示内容:对彩妆品牌MAC和加州艺术学院CCA都没有意见。如有冒犯,我非常非常抱歉!


超——级——浮——夸


 


 


01


 


有件事情,哪怕和安雅·布拉金斯卡娅结婚五年了春燕都想不明白,那就是她的合法伴侣,世界闻名的一线超模,时装周的宠儿,是如何做到连砖红和棕红色号都分不清的?


 


“我还分不清奶油杏色和珊瑚橘色呢,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口红。”说这话时安雅懒洋洋从被子中滑了出来,圆领T恤松松垮垮挂在肩膀上,露出半边圆润白皙的肩头,那头让春燕引以为傲的白金色长发乱糟糟地披在脑后,“在我看来它们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当时到底是怎么和你搞上的,”春燕呻吟了一声,扶住额头。看看这位传说中的超模吧,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她甚至还不知羞耻地穿着卡通T恤和拳击短裤,时装界就要完蛋了。


 


“因为当时你辣得冒烟,我也辣得冒烟,所以我们就这么搞上了。”安雅坐起来,恣意舒展着修长美好的身体线条,然后她揽过站在床边一身黑色套裙穿得整整齐齐的女孩,亲吻对方正紧紧抿着的嘴唇:“早安,亲爱的女王。”


 


十秒后春燕一把推开她:“走开,你还没刷牙。”她不耐烦地说,“把你身上那块破布脱掉,去洗漱。”她刻意把脸绷得紧紧的,好让安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结果适得其反——老天,这简直和穿妈妈的高跟鞋扮成熟的小姑娘一样可爱——安雅在心底呻吟一声,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她跳起来蹦进浴室里,冲春燕做了个鬼脸:“yes,your highness。”


 


“OH-MY-GOD。”安雅在洗漱间叼着牙刷哼歌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拉长音调的惊呼,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春燕看见模特穿着拖鞋出现在片场,又或者她正在目睹一场警匪交火,安雅无法判断具体情况,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意味着现在的王春燕很不好惹,啊噢,红色警戒。安雅快速拿毛巾抹了一把嘴唇,让自己探出门外的笑脸看起来灿烂又友好:“怎么啦宝贝儿?”


 


“我的上帝啊,”她女朋友正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一只黑色的小巧金属管,仿佛那是刚从厨房里找到的死老鼠,“我的口红架上为什么会有一只MAC?”


 


“因为,呃,我们共享一个口红架?”


 


“快、告、诉、我。”春燕的表情阴沉得可以直接去伏地魔了,“你昨晚是背着我和一个用MAC的女人搞上了而不是你自己在用它,对吗?”


 


“第一,我没背着你和任何人搞上——拜托,你脖子上还有我昨天留下的吻痕呢,你这样会让我怀疑你的智商的;第二,那就是我的口红,20块买回来的那种。”安雅翻了个白眼,她还以为是什么更大的事,比如春燕发现她在那件据说贵得要死的礼服上不小心用水彩笔画了一记之类的,“有任何问题吗?”


 


“我不能容忍我居然有一只MAC。”


 


“是我有一只MAC。”安雅抢白,“是我的。和你没有关系,好吗?”


 


“MAC是你的,而你是我的,所以这玩意儿也是我的,”春燕表情悲惨,“这是自2012年世界末日以来最可怕的灾难。”


 


安雅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她的逻辑,只好说:“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一支口红过不去。”安雅耸耸肩膀,“这个牌子在搞活动,买三只还送一张贴纸呢。”


 


“你说什么?”春燕瞬间失控了,“你的意思是这房间里还有另外两只MAC?”


 


“当然了,”安雅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她才是不正常的那个一样,“这是小学一年级生都会的加法。”


 


“起来,安雅·布拉金斯卡娅,”春燕看起来咬牙切齿,“把它们找出来丢掉。”


 


“什——不,这太蠢了!”安雅大声抱怨,“我不会为了你偏执的好恶就毁掉一个美好的清晨的,况且我也忘记它们放哪了!”


 


“要我,还是要MAC。”春燕失去了耐心,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休克了,休克原因是“对特定彩妆品牌产生过敏反应”,而这一切全是她女朋友的错。


 


安雅思考了一会——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居然还需要思考——“我要你。”下一秒她像一只幼年雪豹那样敏捷矫健地扑了上来,,一手夺过那只可怜的口红丢出窗外,同时用嘴捉住了春燕丰润的,娇艳的,从不抹MAC口红的嘴唇,“去他的MAC,从今往后我的化妆包归你了,女王。”


 


安雅亲吻她的方式就像一个饿了一整天的流浪汉在啃鸡腿,春燕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把安雅宠坏了,不过这都是她自找的,谁让这是她一手捧红的御用模特呢?如果放在四年前,谁能想象居然有模特胆敢和时尚界当之无愧的女王叫板?她们大部分都为了一次在王春燕这里试镜的机会争得头破血流——


 


有人扯了扯她的衣袖。


 


“说到唇膏,”安雅舔了舔嘴唇上开裂的死皮:“你能借我你的润唇膏用用吗?我的滚到床底下去了。”


 


 


 


名利场VANITY FAIR


 


 


 


2012年,纽约。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第三十五次深吸一口气,努力让那个职业的微笑重新回到脸上,“谢谢你来参加面试。”他扬起声音对模特说道,试镜的模特鞠了一躬,带着漂亮自得的微笑步出房间,显然志在必得。可怜的姑娘,弗朗西斯不无同情地想,她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表现被旁边真正的面试官批了个狗血喷头。黑发女人正在那份简历背面画设计草图,爱岗敬业的设计师,弗朗西斯想,难怪人人都把这位春燕·王小姐称作时装界的女王。


 


春燕·王,毫不夸张的说,整个时装界都爱她。她十八岁进入这个名利场,因为替Karl·Lagerfeld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而一举成名。从业八年来,她既为Chanel设计过限量发售的周年纪念礼服,也替Zara赶制过某年秋季的上衣单品。春燕·王的每一次成衣主题展都是时装界一次小小的惊涛骇浪:如果她想要一天之内在风雪交加的纽约搭起亚马逊丛林的布景,感谢上帝,她就能在一天内搭起布景。所以像“亲自参与挑选模特”这样古怪却礼貌的要求,当然也不在话下。


 


不幸的是,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吹毛求疵就是王春燕的墓志铭。面试开始到现在,无论来者是拥有绝美的面孔,火辣的身材,独特迷人的艺术气质,还是出人意料的表演,这位亚裔设计师一概以低头画稿时额前顺滑黑亮的刘海应对。整整四个小时,她就这么优雅矜持但又高不可攀地交叠双腿坐在椅子上,娇美的面孔紧紧绷着,像一尊艳光四射的女神雕像。


 


在又一次目睹模特的简历沦为草稿纸后,弗朗西斯挫败地高举双手:“我必须说,春燕,我爱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貌最有才华的女人,如果你我都爱异性的话我一定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每天在你家楼下为你唱情歌。但是,”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你的确知道公司为什么雇佣我,一个选角导演——以防你不清楚电影行情,这个职业的主要工作是招募群众演员、特约演员并指导表演——而不是让设计师单凭艺术气质挑人吧?”


 


“话说到‘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美貌最有才华的女人’那里就够了,弗朗吉。”黑发的年轻女人捧起茶杯呷了一口,笑眯眯转过头来,“但是,第一,我是双性恋,而并非如你所说‘不爱异性’;第二,鉴于我的公寓有一套严格完备的安保系统,在楼下进行任何求爱行为都很困难;第三,我不建议你唱歌,你会被愤怒的邻居淋一身水然后因为扰民而不得不在警察局度过悲惨的一晚;第四,是的,我的确不明白选角导演的意义何在。现在,把今年春夏的产品目录给我一份好吗?”


 


“在于让你不那么挑三拣四。”弗朗西斯咬牙切齿地把一份厚厚的名录递过去,“你知道你都快把那些姑娘们吓坏了吧?我刚刚花了二十分钟才让那个乌克兰超模止住眼泪,可怜的姑娘,妆都哭花了。”


 


“那么我希望她可以在二十分钟内重新化一个完美的妆。”春燕不为所动地耸耸肩膀。


 


“说真的,之前那个日本模特不行吗?Sakura·Honda,2014年Dior春季代言人,五次米兰和巴黎时装周走秀经历,学服装设计出身,以GPA3.9的成绩从CCA(加州艺术学院)毕业,”弗朗西斯把那份闪闪发光的履历拍到春燕桌子前,“我看不出她有哪点让你不满意的。”


 


“呃。比如从CCA毕业?”春燕眨眨眼。


 


“抱歉,什么?”


 


“她是从CCA毕业的,这点就让我很不满意。”春燕说,“我是说,在我们的社区已经成立了那么多酒精中毒者和毒瘾者互助小组的情况下怎么还会有人想去CCA?”她打断了弗朗西斯目瞪口呆的明显想表达点什么的表情,“好了,让我们来看看剩下的姑娘们吧。”


 


 


 


“下一个,安雅·布拉金斯卡娅。”弗朗西斯干巴巴地念道,翻阅起文件夹,“20岁,俄罗斯移民,就读于罗德岛设计学院,曾有过拍摄电视广告和走T台的经历,参加面试的理由是‘非常喜欢春燕·王小姐的设计理念’...”弗朗西斯笑了起来,“看看,这里有一个你的小崇拜者哪。”


 


“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呢?”春燕头也不抬,继续写写画画,她见多了设计师春燕·王的崇拜者,无论她们迷恋的是作品依附的奢侈品牌,还是设计本身,都和她这个缔造者毫无关系。


 


“安雅,是吗?”弗朗西斯翻了翻她的简历,然后抬头冲她鼓励一笑,“笑一个好吗?放轻松,我们需要看到最好状态的你。”


 


走进来的女孩身形高挑纤瘦,曼妙的身体线条被设计贴身的高领长袖针织衫和修身的铅笔裤勾勒出来,她有一头很长的白金色长发,有一小部分落在脸前,一把头发捞开,就露出下面那张巴掌点大的脸。这个模特有着圆润稚嫩的五官线条,嘴唇略微抿起的样子却像30年代芝加哥剧院走出的身披貂皮的贵妇。春燕眯起眼睛,这种混合气质很独特,也非常美...但这还不够,这不足以让她成为王春燕的女主角。


 


女孩儿淡金色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她抬起眼睛,淡紫色瞳孔暴露在春燕和弗朗西斯面前。


 


对极了。春燕重重敲了一下文件夹,内心的那声赞同悠长得宛如叹息。


 


“好的,现在,以你觉得最自然的方式走到我们面前来好吗?”身边弗朗西斯职业化的微笑,引导模特展示自己,“安雅,”春燕突然出声,温和的黑色双眸看向安雅,“能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一眼吗?”


 


模特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把手机掏出来递了过去,春燕接过,看了会主屏幕,然后打开通讯录噼里啪啦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起身亲自递到她手中。


 


“谢谢你。”春燕脸上端起优雅的微笑,“今天的面试到这里结束了,结果将在三天之后公布,多留意一下你的手机好吗?”


 


安雅怔了怔,向日葵般的笑容重新回到她脸上:“谢谢。”这位新人模特连躬都忘了鞠,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下一个。”目送安雅离开后,春燕转起了笔,显然难掩好心情,弗朗西斯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她,连忙喊住准备去叫下一位候选者的助理:“等等,先不要叫。”他转过椅子,正对着春燕:“三天?你有没有搞错?筛选完这几百份面试记录起码也得十天!我还以为我们说好了两周后公布结果?”


 


“感谢我吧,弗朗吉,你不用再看那些无聊的面试录像了,”春燕踌躇满志,在安雅的面试号码上画了个圈,“就她了。”


 


“什么?不。”弗朗西斯态度坚决,“她不会成为你的成衣展宣传模特——至少不会这么容易就成为你的成衣展宣传模特。”


 


“再说一遍,谁的成衣展?”春燕狡黠地笑了,“去给她打电话,我保证你会爱上她的。”


 


“为什么是她?”弗朗西斯问。


 


“为什么不是?”春燕微笑,“你看到她的身材了,天生的衣架子。而且她还是罗德岛艺术学院大三学生,‘校园小姐’模特大赛冠军,有丰富走秀经验,很漂亮的履历。”


 


“她的履历不错,但绝对算不上优秀。更何况布拉金斯卡娅小姐刚才的表现只能算差强人意。”法国人挑眉,“而且我记得你在招聘要求上明确写了‘我们想要亚裔的或者神秘感十足的女孩’,这点她根本...等等,等等。”弗朗西斯警觉起来,他怀疑地眯起眼睛,“不是吧?你看上她了。”


 


春燕别开脸:“我有吗?”


 


“老天啊,你就是看上她了。”弗朗西斯皱着眉制止她,“春燕,听着,作为你的朋友,我必须要求你停止拿自己的职业开玩笑,你这是在刀刃上跳舞!”


 


 “上帝,收拾一下你那些龌龊的想法。”春燕长叹一声,弗朗西斯确信如果不是因为这里还有别的工作人员这位女王就要翻白眼了,“把你的手机给我。”


 


“我对你的联系方式没有兴趣。”


 


这下春燕是真翻了一个白眼:“去你的。”她一把夺过手机,点开屏幕,把锁屏幕凑到他脸上,“现代人每天使用手机的频率是多少?几乎无时不刻。点开手机,你最先看到的是什么?锁定屏幕。一张几乎伴随你二十四小时的图片,你会选择你喜欢的东西,还是讨厌的东西?”春燕侃侃而谈,“如果你有注意过,大部分助理——至少是敬业的助理,她们的锁屏是钟表,条纹,纯色,大面积图案,让人一目了然的东西,或者让人思路清晰的东西;而你呢,弗朗西斯,作为选角指导,你的生活就是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所以你的锁屏是这个,‘披头士乐队’1970年在屋顶上的即兴演出,解散前最后一次公开亮相,交互感非常强烈;我敢打赌你之前还用过Coldplay做屏保,英伦摇滚都一个调调。”春燕把手机丢进他怀里,双臂交叉着扬起下巴,“而那位安雅小姐的屏保呢,恰好是我想要的感觉,也是这次宣传活动着力要表现的东西。”


 


“所以,你录用她是因为她的审美观念和镜头表现力?”弗朗西斯缓慢审慎地开口,试图跟上春燕的思路,“而不是因为她的金发或者紫色眼睛?或者超辣的身材?”


 


“Exactly。”春燕又丢给他一个白眼,“拜托,我从不拿职业生涯开玩笑。我热爱我的工作。”


 


“当然了,”弗朗西斯觉得有点愧疚,他不该这么想他的朋友的,“那么就布拉金斯卡娅了?”


 


“让助理通知剩下的姑娘们回家去吧,”春燕冲他眨眨眼,“我想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她以惊人的速度把桌上的东西收进手包里——包括安雅·布拉金斯卡娅的简历——然后起身离开。


 


“等等,”以防万一,弗朗西斯连忙又问,“也就是说你的确不会和那个模特在洗手间乱搞,对吧?”


 


这位冷艳的设计师只是表情古怪地皱起眉:“呃...这就要分情况讨论了。”


TBC


我想了一下,假如这是一部120分钟的电影,按照套路,我这剧情撑死跑了十分钟不能再多了,非常绝望,感觉又是一个坑。


其实对MAC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见,它家唇膏真挺不好用的,特别是限定款(。然后它家是不送贴纸的,买多少只都不送,我随手编的,之后大概也要这样一直随手编下去了(喂

评论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