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时间以外》-Chapter·27

真心超级棒的人物塑造。以及伏笔后方。

醉回:

王嘉龙从云南饭馆出来的时候,还晕乎乎的和踩在沼泽里一样。他小心地掀起袖口,一串黑玛瑙珠子跳了出来,黑油油的发着亮,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王春燕的头发。


 


不过头发可没这个值钱。


王嘉龙这样想着,他抚平了袖口的褶子,在人行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他优哉游哉地游荡了一会儿,突然停住了。


这条街上有一家珠宝店,那是他从来不敢奢望的地方,如今王嘉龙却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将里面的东西都砸个稀巴烂!


 


隔着狭窄的一方玻璃,他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还有被那个老男人搂着的加西亚。


老男人身上是油光水滑的紫貂,袖口露出来一点黄金的颜色,长相倒是不错,养得细皮嫩肉的,还有点儿双下巴。他搂着年轻漂亮的加西亚,正好把腕子上的黄金露了出来,做工说不上精致,但就这一块镯子的边角料,比王嘉龙身上的衣服加起来都金贵。


 


老男人颇为倨傲地抬了抬下巴,对店员说了几句,店员立刻将柜台里的所有戒指都捧了出来,放到一块红布上,极尽谄媚的作态让老男人很是受用,加西亚又往他怀里靠了靠,小鸟依人的姿态看得王嘉龙一阵眼热。


 


如果他比那个人还有钱,加西亚会不会……


 


店员的脸笑得和波斯菊似的,绘声绘色地为这位大客户讲解着每一款首饰的意义,声情并茂,一对粗糙的足金镯子愣是被她讲出了花,王嘉龙甚至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这个店员不去做小学语文老师,真是暴殄天物。


老男人在一堆钻戒里挑来挑去,加西亚则完全被钻石那亮晶晶的光泽迷了眼,她陶醉地看着它们,想到自己不久就会戴上这样漂亮的钻戒,开着豪华的轿车,甚至住在依山傍水的别墅里……加西亚想到这个,甜得心都要化了。


 


一堆钻戒里突然射出了一道耀眼极了的白光,加西亚顿时眼睛一亮,脸上瞬间绽放出了甜美如花的笑靥,摇着金主的手臂,撒娇似的柔声道:“我要那个嘛……”


老男人很满意她的柔顺,当下便让店员将这枚戒指包起来——其实那戒指也称不上多么漂亮,只是嵌了颗鸽子蛋大小的钻石,成色又极佳,故而卖得极贵,加西亚也是瞧上了这点,她只要最贵的,只有这样的东西才配得上她。


 


被金钱迷了眼的加西亚丝毫不知自己已陷入欲望的沼泽,这就像黑洞,拉扯着她陷进去,却不会让她离开,最后杳无音信。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眼见加西亚搂着金主亲了他一口,王嘉龙彻底失去了理智,破门而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那老男人一巴掌,紧接着又把他的紫貂扒了下来,一阵拳打脚踢!


店员们吓得惊声尖叫,那些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钻戒在混乱中掉得到处都是,有一对和田玉的镯子更是当场碎裂,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偏偏王嘉龙还觉得不解气,他抓着老男人的头发,一边打一边骂:“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睡……你个禽兽不如的……”


老男人试图反抗,但他养尊处优惯了,哪里是王嘉龙这个社会青年的对手——想他初中的时候就敢拿着西瓜刀上街砍人,更别说现在!老男人的牙齿被他打掉了好几颗,脸肿得和猪头一样,青紫红白的都能凑出一条彩虹来了。


 


加西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腿都软了,只知道坐地上凄厉地喊着,不过她也是个聪明的,及时护住了自己套金主套来的钻戒和手包——若这点儿东西没了,她岂不是让那老色鬼白嫖了一趟?她才不做这坑自己的买卖。


不过今后指定是拴不住这金主了——想到这里,她恨恨地瞪了王嘉龙一眼,若不是这个疯子突然闯进来,她现在早就坐上了那辆气派的跑车了!现在倒好,别说车了,再找个长期饭票都困难!


 


看着王嘉龙腥红的眼睛,加西亚不由得吓得一哆嗦,护好了自己的钻戒,便想趁着混乱逃出去——可是她忘了,她可是王嘉龙心尖儿上的朱砂痣,对方岂能这样轻易地放了她?


她才跑了一步,王嘉龙便伸手揪住了她精心保养的长头发,疼得她嗷嗷直叫,眼泪鼻涕一起出来了,脸上黑的粉的唱了出大花脸,和那老男人站一起,竟不觉突兀。


 


王嘉龙又是一巴掌扇到了她脸上,早已失去了理智的他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他盯着加西亚泡在泪水里的眼睛,冷笑着来了句“婊子”。


加西亚眼前昏天黑地的,王嘉龙那一巴掌力道十足,再加上头皮锥心的疼痛,她耳边嗡嗡的,根本听不见王嘉龙在说什么,只知道涕泪交加地连连求饶。


 


王嘉龙正欲再来上一巴掌,耳边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滴滴地叫唤着,而且越来越近了——想来是有人报了警。不过那又如何?


店员们先是一惊,随后喜出望外——警察来了,她们有救了!


 


一辆辆警车在珠宝店门前停了下来,穿着制服的警察们鱼贯而入,老男人像是得了救星般一把扑住了一个警察,抱着他的腿声泪俱下地罗列着王嘉龙的罪行。那警察一开始还耐心地听,后来见老男人越说越起劲儿,一点儿都不像受过惊吓,他的表情冷了下来,掰开老男人的手,快步走到了王嘉龙面前。


 


警察看到王嘉龙,眼中露出一点儿惊愕来,又很快恢复了正常。他看了看伏在地上哭得和泪人儿似的加西亚,正欲伸手去扶她,却不想王嘉龙突然暴起,劈手夺过了他身上的枪,枪口直接顶在了加西亚的太阳穴上!


这一串动作极为利落,显然是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警察的神情变了变,似乎并不介意王嘉龙夺走了他的枪。外面的警察刚要进来,王嘉龙的情绪猛然激动起来:“你们敢进来一步,我就打爆这婊子的脑袋!”


 


警察们猛地皱起了眉头,一个个的气得不行,但想到王嘉龙手中还挟持着人质,也只得妥协了。珠宝店里只留了一个年轻的警察,那些老前辈们看着他稚气未脱的脸,不由得担忧起了这位新人的安全。


——开什么玩笑,一个刚上任不到一个月的小毛孩儿能顶得住这么大个事儿?


 


加西亚早已吓傻了,不哭了也不叫了,她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王嘉龙,枪口又往里顶了顶,太阳穴钻心的疼,但她不敢哭喊,只得咬紧了牙关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警察没说话,王嘉龙也不急,看上去悠闲极了。他挪了挪脚,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瞧,是一堆和田玉的碎片——登时他脸就白了,警察看准了这个时机,猛地冲上前夺过了王嘉龙的枪,直接顶在了他脑袋上!


王嘉龙下意识地举起了双手,下一秒,门外的警察蜂拥而至,有人已经给他戴上了手铐,拖着他和拖着一条死狗一样。加西亚号丧得和死了人一样,虽然也相差无几。


 


年轻警察安抚了一番受惊的店员们,表示会让王嘉龙来赔偿珠宝店的经济损失,店员们这才放他离去。


他舒了口气,才刚走出门,便见一道丽影缓步而来。她裹着白葡萄色的呢子大衣,一溜儿素色的毛领衬得她愈发的双颊胜雪,手里还捧了杯热气腾腾的珍珠奶茶,梨涡含着笑,他一时间竟有些看呆了——虽然他早知道姑姑是出了名的美人,但也没想到自己的那个小表妹竟然出落得如此标致,比姑姑当年还胜三分。


 


沈露拉着他进了街边的咖啡屋,店里开了暖气,他坐了一小会儿,也不觉得冷了。沈露把珍珠奶茶给了他,笑盈盈地道:“表哥,好久不见了。”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吧。”


 


“不愧是表哥。”沈露也不恼,“那儿出了什么大事儿?搞得你们一帮人兴师动众的。”


年轻警察皱了皱眉,似乎不大愿意提及这事儿:“……倒也没什么,只是看见了个老熟人,上一次还是因为吸毒被抓进了戒毒所,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秉性不改,挟持女人算什么本事——怎么就长成这样了呢……”


“表哥说的是谁?难不成是你的同学?”


 


“不是,只是邻居而已。小时候和他玩得还不错,不过他现在也不认识我了。”


他看沈露似乎饶有兴趣的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的好妹妹,你相中了他的话,我劝你一句,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跟着他,早晚会变成瘾君子。”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知道他叫什么。”沈露笑道,“总督促着我,也没见你找个漂亮姑娘回来。”


 


“我倒是想啊,可惜她跟外国佬了……”


“少打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好了服了你了,但你可得保证,不鬼迷心窍到跟了他。”


“那是自然。”


 


年轻警察似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了口:“他叫王嘉龙。”


沈露眼皮一跳,两道弯弯的眉扬起又放下,好半天没有说话。

评论

热度(9)

  1. 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真心超级棒的人物塑造。以及伏笔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