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时间以外》-Chapter·28

凛冬将至。有感觉的戏剧性文字。

醉回:

王嘉龙觉得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期也就是现在了,他吃了二十几年的饭现在才有所顿悟,好在为时不晚。


他一改自己的牛脾气,对监狱的“老大”格外的殷勤体贴,温柔小意,阿谀奉承的本事就是连太监总管都比不了,几句话就能把“老大”吹捧得通体舒泰,怒不可遏地来,心满意足地去——因有人照拂,王嘉龙的日子过得也算顺风顺水,好歹不愁吃穿。


 


但就是这样,王嘉龙也一点点的消瘦下去,毕竟监狱里的饭再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听说过几天有人来看他,王嘉龙这才打起精神,勉强熬过了一阵子,换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出去了。


他被人带了出去,意外的是,来接他的还是那个逮捕了他的警察。对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反倒是王嘉龙有点不习惯。


 


隔着铁栅栏,王嘉龙满心欢喜地望过去,在看到对方的下一秒脸色大变。


 


林晓梅裹着素色的袄子,颈上是一溜儿毛绒绒的乳白,他盯了好久才辨认出那是条手织围巾。她看上去气色不错,苹果绿的毛呢裙上织了满天星,颗颗洁白的粒子撒得到处都是,倒像是小女孩儿梦里的星空了,更衬得她面庞莹泽,漂亮得像是会发光。


她拢了拢身上的袄子,这才坐到了王嘉龙对面,身子略略倾斜,姿态美极了。林晓梅看上去心情不错,甚至还悠闲地用帕子擦了擦嘴角,一点儿也没把对面的王嘉龙当回事儿。


 


 


王嘉龙终归是沉不住气了,他忍不住偷偷去打量林晓梅,对方的手白如玉笋,精心养护着的十根指甲和水葱似的,被袖口的一截白绒毛一衬,比玉都漂亮。


 


林晓梅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嗤地一声笑了,凉薄尽显。


 


王嘉龙顿觉难堪无比,但看到身上干咸菜似的衣服后,他愣是把火气憋回了肚子里,故意不去看林晓梅眼底的鄙夷和嘲弄:“妹妹……看起来你过得很好。”


 


 


“少打马虎眼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少爷您在想什么。”林晓梅极为夸张地冷笑了一声,笑声细细尖尖的和针似的,扎得人鲜血淋漓,“您可别弄错了,我今儿个来,不过是痛打落水狗罢了——谁叫您自不要脸呢?”


王嘉龙恨得牙根直痒痒,他这个妹妹长得像极了王春燕,性格也像,连这刀子嘴也是如出一辙。饶是他这些天下来,早已奴性得很,也被林晓梅气得脸色铁青。


 


林晓梅掩着嘴角,畅快得不行——以前她和这位哥哥的感情还算不错,不过自打她听说她的好哥哥在见过林青竹后,和人说“她那样的也只配给林家当个洗脚婢”后,那点儿少的可怜的感情也没了。


见到王嘉龙这样,林晓梅虽有那么一丝怜悯之意,但更多的是报复的快感。


 


王嘉龙狠了狠心,从口袋里掏了串手链出来,手链串了十二颗珠子,黑黝黝的,还蒙着一层厚厚的灰,林晓梅看得皱起了眉:“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个女人给我的。”王嘉龙压低了声音,“你救我出去,我保证事成之后分你两万。”


 


“哪个女人?你的小女友可没这么好心。”


“我想想……她叫沈露,好像是什么经理,说公司里正好缺人,能给我找份工作……”


 


林晓梅扬了扬两道柳叶眉,忽而笑道:“算了,就这一次,以后可没这好事儿了。两万,可别忘了。”王嘉龙连声说是,林晓梅摆了摆手,低头看了眼腕表。


见时间差不多了,她将手链用帕子包了起来,抖掉表面的一层灰,这才起身走了。


 


林晓梅出了警察局,隔着老远便见一辆纯黑的凯迪拉克汽车停在路边,车里却没坐人。她心中奇怪,正欲走过去,忽而有人给她披上了外套。


外套上有极淡的檀香味,而不是烟草。她侧过头去,林青竹上身只着了一件黑白横纹的毛衣,外套却是给了她。林晓梅不自然地蹙了蹙眉,拿下肩上的外套:“你不冷?”


 


“你去看了嘉龙?”


林青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帮林晓梅裹好了外套。


 


“恩。”林晓梅点了点头,也不纠结在外套上,“他精神还不错,就是外表惨了点儿。我们回去吧,今晚要陪母亲吃晚饭呢。”


“好。”林青竹见她只字不提让他帮忙的事儿,也没说什么,左右王嘉龙长得也不像。


 


林青竹礼貌地为她拉开了车门,林晓梅也不推拒,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上。林青竹关好车门,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你是不是还没吃午饭?”


“的确没吃几口。”林晓梅敷衍道。


“你等我一下。”


 


林青竹下了车,向着对面的人行道跑了过去。林晓梅打开车门,喊了一句注意路滑,对方却已经到了人行道,听不到她的话了。


林晓梅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林青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地上结了冰,她眼见着就要摔倒,他拉了她一把,没让她狼狈地摔在地上。


 


她盯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怎地就走了神。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林青竹已经回来了,还拎着一个小袋子。


“吃吧,知道你饿了。”林青竹递给她一盒糕点,温声劝道,“我娘的性格不是很好……以后我们会搬出去住的。还有嘉龙的事儿,你别放在心上,我可以……”


 


“不必了。”林晓梅出言打断了他,“走吧,我们去看妈妈。”


林青竹见她不愿提及,也就不再多言。林晓梅咬了一口糕点,那是她最爱吃的凤梨酥,馅儿里加了菠萝汁,酸酸甜甜的,她却味同嚼蜡。


林晓梅望着窗外一片灰暗的冬海,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将会发生。


 


——这个冬天,似乎太过漫长了。

评论

热度(9)

  1. 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凛冬将至。有感觉的戏剧性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