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时间以外》-Chapter·29

继续原地爆炸。

醉回:

林晓梅回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


 


她伸手揉着额角,疲惫得几乎睁不开眼。林青竹从后备箱抱来了一卷毛毯,很新,也很干净,没人用过的样子。他帮她盖好毯子,这才坐到了驾驶座上启动了车子。


林晓梅头昏眼花的,她觉得后座上好像还有一个林青竹,仔细看时才发现那是重影。林青竹的脸上有一道伤痕,不大不小,活像一条红褐色的蜈蚣,她却不觉得狰狞。


 


看到那道疤,林晓梅的表情很是微妙,尽管她知道可以治好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依然很不是滋味。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林青竹了,明知道不是,还自欺欺人。


这一来她又想起了前天的那场争执。她的岳母,在看清楚她的脸之后,和疯了一样破口大骂,惊声尖叫着“你就是娶一条母狗都不能娶这个贱人”,甚至举起了拐棍要划烂她的脸——林晓梅一时间就傻眼了,眼见着拐棍要砸过来,却是林青竹一把将她护到了身后。


 


那拐棍也就砸到了林青竹的脸上,金属的尖端划破了他的皮肤,不一会儿就有血淌下来,滴滴答答地顺着拐棍掉在羊毛毯上。


林夫人显然也儍住了,她根本没想到儿子会这么护着一个女人。林青竹叫来了佣人,让他们把林夫人带了进去,解释说母亲犯病了,还要劳烦他们看上一段时间。佣人们看见大少爷脸上的伤,吓得不轻,连忙打电话去请宋医生来,却被林青竹打发走了。


 


——为什么她会是那个反应……


林晓梅回想着林夫人的表情,一开始还算得上和蔼,但在看到她的脸后就面色大变,惊恐、愤恨、还有妒忌……林夫人是不可能认识她这个小混混的,那这么说只有她的母亲……


 


林晓梅裹了裹毛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林青竹望着车顶的香水瓶挂饰,若有所思。


 


 


林晓梅站到公寓楼门前,伸手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踩着棉拖满脸困倦的王耀一看到是自己的小妹妹来了,顿时和打了鸡血一样几分钟洗漱穿戴完毕,笑容灿烂地将林晓梅迎了进去。


林晓梅一如既往地热衷于挑剔哥哥的穿着打扮,王耀拿她没办法,只能一脸无奈地听大小姐挑剔这个挑剔那个,他的脾气都快被妹妹给磨没了。林晓梅讲了半天,.见王耀去厨房泡茶了,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水刚烧开不久,烫得很,她却没什么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她挣扎起来——如果真的说了,会不会把他毁了?


林晓梅就这么心事重重地举着水杯,她刚才故意讲了那么多话,现在口干舌燥得厉害,但林晓梅还是那个姿势,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


 


王耀端了一壶新沏的果茶出来,想着妹妹爱吃糖,又往里加了些糖。他走到客厅,却看见林晓梅神情恍惚地握着水杯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把水杯拿过来——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他烧的滚水,杯子也不隔热,烫到了妹妹的手怎么办!


一转头看到还在发呆的林晓梅,王耀板起了脸,正欲训斥几句,林晓梅竟突然扑到了他怀里,紧接着便失声痛哭。


 


这回王耀可真是吓坏了,他看着妹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得不行,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得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哄着她不要哭了。林晓梅揪着他的毛衣,泪水一滴接着一滴晕了开来,瘦削的肩膀抖动着,像极了风里的落叶。


 


“湾湾……到底怎么了?喝点果茶?想吃什么,我去做……”


王耀心疼地给她擦眼泪,他甚至在想是不是林青竹欺负了自己的宝贝妹妹——如果真是这样,他不把那个混账揍到亲妈都不认识他就跟妹妹姓林!


 


“哥……二哥他被关进监狱里了……”


一听这话,王耀拧起了眉头——他就知道王嘉龙是个不省心的,竟然还让湾湾为他哭?高中进了戒毒所,长大进了监狱……到底有完没完!


想到这里,王耀的脸上写满了阴鸷——早知道王嘉龙是这么个货色,六岁那年他就该掐死这个扫把星!从小到大他就没干过一件让人省心的事情,在戒毒所里待了那么久也不长记性,被一个万人骑迷得晕头转向,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来了这么个拖后腿的兄弟!


 


“监狱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呀……哥,你快想办法救他出来啊……”


林晓梅还是哭,看得王耀一阵揪心。


 


“……不是我不想,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那笔钱保他出来……”


“燕子姐……燕子姐不能帮上忙吗,还有姐夫……”


 


“青竹那小子不帮你?”


“不是……他的钱都被岳母卡着,岳母不许他帮我……”


 


王耀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林晓梅,也是心疼得不行。这个妹妹是他看着长大的,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他是一点儿委屈都舍不得她受,更别说让她哭了。但是王耀也没办法,虽然王春燕嫁入了美国豪门,但他很清楚她的性子——她就是能把王嘉龙保出来,也绝对不会插手这件事的,何况她远在加利福尼亚,他又怎么能让姐姐为了这点事儿不远万里跑回来。


但是他也不想看到妹妹哭。王耀搂着还在抽泣的林晓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茶水大概已经冷透了吧。


王耀放开林晓梅,伸手摸了摸茶壶,果然是冷透了,不能喝了。他端着果茶进了厨房,重新沏了一壶茶,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林晓梅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


 


他看着蜷缩起来的林晓梅,心中怜惜更甚。王耀把她抱到了卧室的床上,又给她盖上棉被,掖好被角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悄悄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听见关门声,林晓梅睁开了眼睛,望着窗外不知何时下起来的小雪,兀自出神。从私心来讲她是想救王嘉龙的,毕竟这位二哥以前也对她很好。但是她却不想让林青竹插手。


 


林晓梅捏着那串黑玛瑙珠子串成的手链,这才发现她掌心浸满了冷汗。


哭了那么久她也累了,林晓梅裹了裹被子,慢慢睡着了。


 


 


林晓梅是被一阵响动吵醒的。


她很不情愿地抬起眼皮,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着——这个想法把她吓了一跳,林晓梅瞬间清醒了不少,清淡的檀香味将她包围,她这才反应过来是林青竹来了。


 


“你怎么回事……放我下来……”


林晓梅不悦地皱起了眉,林青竹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别动,马上到车里了。”


 


“不用,我自己跳好了。”


林晓梅正要往下跳,林青竹又按住了她,气得林晓梅抬手去掐他,“你有没有搞错我不是说了……”


 


“你哥在门口看着,所以你就忍耐一点吧。”


“……知道了。”


 


林晓梅盯着林青竹,对方有一双和黑玛瑙一样明亮的眼睛,当真是好看极了,不过也就这么一个地方了吧。她叹息着,抬头望向天空。


 


天是铅灰蓝的,地是水磨石灰的,还有铅灰色的小房子,一幢接着一幢,远远地和落了雪的黛色的山一样,还有彩色的行人,很像一张素描画,区别是有的景物用了彩色蜡笔。


林晓梅盯着黛色连绵的小山,突然觉得眼皮有点儿沉,不知不觉地就真的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9)

  1. 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继续原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