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时间以外》-Chapter·30

这是我见过最人性化最带感的王耀。两个字,喜欢。终于他妈不再是圣母白莲婊了。

醉回:

伊万和往常一样准时地醒了过来,他下意识地伸手往右边摸了摸,果然王耀不在。他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向外望去,意外地发现天居然放晴了。


这令他欣喜不已,毕竟天天对着大雪,都看腻了。伊万走到厨房,锅里的粥还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显然王耀没走多久。他见粥还在用小火煲着,便又走了几步,站在窗边往下看,卖糖葫芦的人早早起来了,那间包子铺也开门了,一大群人排队等着他家的包子,你推我搡的样子引得他一阵发笑。


 


伊万突然想到王耀一到冬天,每个早上必要去楼下的馄饨摊买一碗馄饨,如果王耀刚走不久的话,他应该能看到王耀。这么一想伊万连忙打起精神,聚精会神地盯着远处的那个馄饨摊,生怕放松了一秒王耀就不见了。


 


伊万盯了将近半个小时,可王耀依然没有出现。想到王耀可能早走了,他顿时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头丧气地转过身,打算去吃早餐。他拿了碗正要盛粥,又沮丧地发现粥还没熬好,只得又晃到了窗边,望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直叹气。


蓦地,伊万惊喜地发现,卖糖葫芦的老头走到了一家小卖铺附近,而他身后有一个公用电话亭,隔着玻璃墙,他清楚地看见王耀站在那里打电话!伊万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窗户,只觉得今天的空气格外清新。


 


 


“……好,那就今晚八点,在咖啡店见面。”


王耀皱着眉挂断了电话,在电话亭里看着杂志的老板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王耀出了电话亭,感觉后面有人在看自己,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没有人。他将停在一边的自行车搬了出来,骑车向着办公楼赶去。


 


 


 


王耀把自行车停在路边,走进了这家咖啡店。一进门,一股暖气迎面扑来,穿着旗袍的女侍者向他鞠了一躬,她们身上洒了香水,是和王佳芝一样的栀子花的甜味儿。他皱了皱眉,不大自然地避过她们,快步向着二楼的包厢走去。


墙壁上贴着茶色小碎花的墙纸,窗帘是用蓝天鹅绒缝制的,廊柱镀了金,使得普通的石刻也闪闪发亮。一楼大厅站着美丽的旗袍女郎,浓情的法国香水悄然隐藏在灯光里,晶晶亮亮的又无比甜蜜,很容易使人联想到蓝色海岸阳光里的薰衣草田。


 


王耀礼节性地敲了敲门,过了几秒,门开了。


栗色卷发的女郎就站在门口,忽而冲他盈盈一笑。


 


 


“你把我找到这么贵的酒店来,是想借此讽刺我的穷人身份还是另有所图?沈小姐。”


王耀也不客套,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完全没把对面的沈露当回事儿。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惹人厌的坏女人?”沈露也不恼,依旧笑盈盈地看着他,“我请你来,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重要的事情?”王耀顿时就乐了,“如果你想旧事重提的话门儿都没有,沈小姐绞尽脑汁也没能让伊万高看一眼,还是应当回去和小姐们学学狐媚之术再来碰钉子。”


“当然不是,我这可是善意的提醒。”沈露从手包里抽出一沓照片摊在桌面上,“这都是底片,你还是看完了再做决定吧。”


 


王耀随便拿起一张看了看,发现那是王嘉龙在戒毒所里拍的集体照:“你给我看这个也没用,他就是死在监狱里我也不会管的,你找错了方向呢。”


“你确定你仔细看了吗?王先生。”沈露轻掩着嘴角,把其中的一张黑白照抽了出来,“我说的是这个。”


 


王耀拿过去一看,表情有点古怪:“你就让我看这个?这也……”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王耀迅速抢过那张照片,举到眼前去看——这个男人,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以前电视上播过的那个杀人犯……而这个女人……


 


王耀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向沈露,沈露只是笑,笑得格外诡异。他又看了一遍照片,登时脸色大变——那照片上竟然是林晓梅和李宁!而且……林晓梅应该没穿衣服,李宁的上身是裸着的,如果这张照片曝光的话……


王耀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连血都是凉的,冻得他忍不住哆嗦起来——他不敢想象他的妹妹竟然和那个杀人犯……这到底……


 


“放心吧,你的妹妹还是清白的。”沈露悠闲地抿了一口黑咖啡,“喝得路都走不稳,若不是我刚好开车回来,她早就是一具尸体了。我拍下来也是打算把这个当成证物送到警察局,结果没想到那个男人是逃了好几年的杀人犯,根本用不着我这张照片,直接被枪毙了。”


“你留着这么一张照片也不嫌晦气?”


王耀冷笑着上前几步,刷的一下把沈露从座位里拎了出来,揪着她的头发恶狠狠地道:“小贱人,你可真行,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拍了这么好的东西?老子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怎么就觉得你像瑶瑶?”


 


“王耀你疯了……这可是公共场所……”


沈露只觉得头皮钻心的疼,疼得她冷汗直冒,她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王耀,王耀从来都是温和有礼的,而现在的这个人——简直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公共场所?去你妈的公共场所。”王耀啪的甩了她一巴掌,打得沈露歪过头去,“我告诉你,现在你的命在我手上,你敢把我逼到这个份儿上我也敢送你去见阎王——离开他跟死了没什么区别,但是我死了——我也要拖一个你垫背!”


“你疯了!你敢弄死我你也不得好死!”


“我他妈本来就没盼自己死得好!”王耀怒极反笑,提起她又猛地扔到墙上,“你不是有钱吗,你不是高贵吗,我把你扔到红灯区我看你还高不高贵!”


 


沈露捂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王耀挑了挑眉,忽然转过身把她扶了起来,笑道:“哎呀,露露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来扶你好了。”


沈露哪敢让他扶,王耀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她顿时惊声尖叫!王耀还是笑,笑得温柔极了,就像在看自己的情人一样。在外人看来这必然是一对恩爱的情侣,但沈露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脑门,连骨子里都是冰碴儿,她的身子和中风了一样抖个不停,眼泪噼里啪啦地砸下来,王耀却没有半点怜惜。


 


“好了露露,我送你回家。”


“……不,不用……我……我自己回去!”


 


沈露也顾不得自己现在披头散发的和疯子一样,她只知道自己身后有恶魔,如果她不跑快一点的话,就会被恶魔……被恶魔……她忍不住蹲下来抱紧了自己,而就在这一刻,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沈露正要尖叫,一双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她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是王耀,一定是王耀……他追过来了……


 


“对,就是这个表情,可爱极了。”王耀轻笑着靠近她,“你可真厉害,拿那种东西来威胁我……我马上就要死了,我要从你家的别墅上跳下去,然后我就能变成厉鬼,爬上你卧室的窗台,从镜子里钻出来……每到这个时候向你索命……露露,你喜不喜欢呢?”


王耀笑得很温柔,像是融化了的垃圾箱里的糖块,腐臭的甜蜜:“阎王爷那儿的风景那么美,我怎么能一人独享呢,那露露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沈露呜呜地叫着,像是想说什么,王耀嫌她吵,啪的一巴掌甩过去,沈露立刻安静了不少,王耀这才满意地笑了:“这样才乖嘛,瞧,你那绝望的表情是多么可爱。”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王耀甚是无趣,揪着她往外一扔,转身回了包厢。


 


他捡起散了一桌子的照片,盯着照片上的林晓梅,不知怎地,竟然掉了泪。

评论

热度(13)

  1. 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见过最人性化最带感的王耀。两个字,喜欢。终于他妈不再是圣母白莲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