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时间以外》-番外01 红蜻蜓

好喜欢这个老王。这种红色淡淡的甜味可以在心里回味很久——攻略伊万好感度+1

醉回:

“抱歉!拜托让一下!”


从小巷里突然钻出一辆自行车,骑车的人急得满头大汗,但就是没能让这辆失控的车停下来。眼见着自行车就要撞上对面的大树,他脸色发白地闭上了眼睛,他甚至脑补出了自己因为惯性而往后飞出,紧接着掉在雪地里被摔得骨头散架的场景。


 


果不其然,自行车撞上了大树,震得树枝上的积雪都掉了下来,啪嗒啪嗒的摔进雪地里,就和骑车的人一样——他比想象中还要惨,整个人被甩飞了,接着砰地向下砸去!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王耀惊疑不定地睁开眼睛,在他看清他砸到了什么东西后,王耀的脸更白了,就是和雪比也差不到哪儿去——他居然砸到了一个人!而且还是活人!


 


王耀连自己那辆唯一的自行车都顾不上了,他大约估计了一下刚才产生了的冲力,顿时脸色煞白。他哆哆嗦嗦地爬起来,蹲在这个活人身边拼了命地摇着他,那表情就跟活见鬼了一样,好在此时是深夜,这附近并没有其他路人,不然第二天早上王耀就会被传到局子里了——理由是飙车撞了人,并装鬼吓唬行人以逃脱法律责任。


被砸到的那个人皱着眉睁开了眼,王耀有些意外地发现这竟然是个老外——起初他还以为是哪个非主流少年染了一头白毛,直到他看见了这个人漂亮的紫眼睛。他看了看王耀,接着眼睛一闭又躺下了。


 


王耀登时吓坏了,他抓着这老外的肩膀一阵乱晃,对方好不容易才又醒了过来,脸色铁青地瞪了王耀一眼,叽里咕噜地叨咕了几句鸟语,反正王耀听不懂就是了。王耀吓得话都说不完整了:“你……你要碰瓷你也别来找我啊!你看我穷成这样……我……你要碰瓷我给你介绍有钱的,你别来碰……碰我啊……”


那老外显然没听懂碰瓷是什么意思,但也猜得出来不是什么好词,瞪着王耀突然就晕了过去。王耀咬了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拆下了自行车后座上的绳子,把这个老外拖到后座上,用绳子将他和自己绑在一起,然后蹬着自行车飞快地赶往最近的医院。


 


 


伊万·布拉金斯基刚醒来就看到了头顶苍白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和同样苍白的房间提醒他这里是医院。他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当时旁边还有个人把他弄醒了两次……想到这里,伊万的脸又黑了下来。


 


“哟,醒了。”


伊万动了动鼻子,闻到烟味儿皱了皱眉,循着这股呛人的烟味儿看了过去。病床边坐着一个青年人,右手夹着一根廉价香烟,吞云吐雾地看起来心情不错。见这支烟就剩一截儿了,他随手将烟头丢到地上踩灭,似乎忘了这里是医院。


 


王耀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来,漫不经心地按下了打火机,只听“嗤——”地一声,暖红冷蓝的火苗窜了起来,点燃了一支新的香烟。他惬意地闭上了双眼,吐出一股白色的烟雾,看上去享受极了。


伊万不满地咳了一声,王耀果然睁开眼睛,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伊万正要出言制止,王耀突然凑过去,对着他吐了一口尼古丁,伊万猝不及防地吸了一口烟,顿时被呛得直咳嗽。王耀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伊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当然在王耀看来,这没什么攻击力就是了。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王耀坐了回去,一点儿也没有掐灭烟的意思,“首先跟你道个歉,前天半夜撞到你了,看你现在精神很好我就放心了。小伙子饿了吧?我给你带了点儿吃的,你是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说到最后一句,王耀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伊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突然抓起了床头柜上的矿泉水,拧开盖子就朝王耀泼了过去。


 


王耀登时变成了一只落汤鸡,湿淋淋的比伊万刚才还要狼狈——更难过的是他的上衣被泼湿了,口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自然也不能幸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裤子没湿,不然丢人就丢大了……


王耀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手上那根刚抽了一点的香烟,当然他更心疼的是自己口袋里的半包香烟——那可是他的命啊!就这么被一瓶水毁了!这个样子让他怎么找对象啊!


 


见王耀沮丧的表情,伊万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王耀举着那根可怜的烟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伊万一脸的不怀好意:“烟鬼先生,还满意我的surprise吗?”


 


“哟小伙子北京话说得挺溜啊还扯起了鸟语?”


“那叫英文,没文化的烟鬼先生。”


 


王耀那个气啊,牙都要磨碎了——他妈的,他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还怼不过一个老外?!王耀顶着一张包公脸刚要抨击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抬头看见柜子上的两个保温壶,他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妈的,刚顾着和这小子打嘴炮,连正事儿都忘了。


王耀一边腹诽着一边旋开了保温壶的壶盖,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碟蒜苗炒鸡蛋、一碗牛肉炒茭白和一碗米粥。他又打开了另一只保温壶,里面盛满了鸡汤,淡淡的清香从保温壶里飘了出来,整个病房里都是饭菜的香气。


 


看到那些饭菜,伊万的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在病床上躺了一天的他吞了吞口水,恨不得直接扑上去一顿风卷残云,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只不过被王耀拦下了——或者说是被一巴掌拍回了病床上。


 


“想吃啊?”


王耀脸上带着关怀智障儿童的微笑,亲切得就像是在看自己的老儿子。


伊万期待地点点头,自动忽略掉了王耀那诡异的目光。


“做梦。”


 


伊万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顿时委屈极了。他泪汪汪地看着王耀,对方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实际上心中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这还是和我嘴炮的那个老外吗,难道我老眼昏花……不对我一点也不老我才二十多岁。


对于这种眼神几乎没有抵抗力的王耀很快就败下阵来,无奈地把饭菜推到了伊万面前,伊万直接扑了上去,几分钟就把饭菜扫荡了个精光,王耀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装晕来碰瓷。他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拿烟,结果只摸到了一手水——哦,该死的,烟都被水泡了。


 


伊万酒足饭饱后一下子对王耀有了好感,他笑着看向王耀,发现对方正瞪着他,看上去恨不得把他吃了。伊万吓得一个激灵,王耀啪的一下把被水泡了的烟甩到他面前,脸色不善:“你欠我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你怎么不说你把我砸晕了。”伊万挑了挑眉。


“谁知道你是不是碰瓷啊!”王耀的脸色更差了,“我不管,你得赔我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我姐送我的Zippo啊,就这么被你毁了!”


 


“好好好我赔你……”伊万扶着额头示意他不要说了。


 


“对了,”王耀把打火机收了起来,看向伊万,“你是苏联人?”


伊万点了点头,王耀顿时精神了不少,“你是来考察的?”


 


“想什么呢。”伊万失笑,“我看上去有那么老?考察什么的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我只是个来华读书的学生。抱歉,我会给你买一个Zippo打火机的。”


“不用了。”王耀摆了摆手,“Zippo掉到水里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能用的话再说。”


 


“啊对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绍,失礼了。”伊万冲他笑了笑,“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万尼亚,这样更方便一点。”


 


王耀盯着面前的苏联人,他的眼睛是和鸢尾花一样的漂亮的紫色,幽幽地湛着光亮,就像稀昂的紫水晶。伊万的头发是淡金色的,像阳光里的雪,淡色的唇微微翘起,笑得甜甜的,孩子似的纯真。一时间他竟有些看呆了,甚至忍不住伸出了手,想去捏伊万的脸。


伊万误以为王耀是想与他握手,便也伸手握住了王耀的手。感到手背上的丝丝凉意,王耀总算是回过神来:“我叫王耀,很高兴认识你,万尼亚。”


 


“我可以叫你小耀吗?”


“小傻瓜。”王耀笑道,“怎么看我都比你大,万尼亚。”


 


“好啦我要回去了,我可是为了你才特意换了夜班。”王耀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中午我再来看你,等着吃大餐吧。”


“等一下!”伊万焦急地喊道,“我还没问你要什么礼物……”


 


“礼物?今天又不是圣诞节。”


“我是说你把我送到医院……”


 


“那个啊。”王耀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我撞了你,送你去医院是应该的。好好睡一觉,我先回去了。”


“你不说的话我就送你玫瑰花和钻戒了。”


 


“……真是服了你了,那你去抓一只蜻蜓好了,我就想要这个。”


“这可是你说的。”伊万松开了他,“那你走吧。”


 


王耀这才松了一口气,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伊万望着窗外被阳光染成淡粉色的雪地,恍惚间觉得有一只蜻蜓飞到了窗台上,浅色透明的翅子扇动着,带起了一股凉风。


可当他再次去看时,窗台上空荡荡的,哪有什么蜻蜓。


 


——现在是冬天。

评论

热度(13)

  1. 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醉回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个老王。这种红色淡淡的甜味可以在心里回味很久——攻略伊万好感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