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太宰生贺】Paris

🌗起因大概是发现宰和中也两个人学的都是法语吗【宰绝对是!】于是赠送了巴黎半日游给太宰先生作为生日礼物|・ω・`)❤️
🌚有点ooc了呜。文笔牵强。
🌝沙雕少女漫小甜饼。都接受。可↓
——————————————————————————
    
      “总之,福楼拜是个少爷。”不管考试考什么打定主意就那么写了。尽管知道会因为学分不够而暂缓毕业还是义无反顾地参加考试,其悲壮程度已经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毕竟自己就是热衷于做这样的事。太宰把考卷交到讲台上之后就大喇喇地走出了教室。

        巴黎的六月啊,居然不在塞纳河里漂浮实在是太浪费了。要不要先去杜乐丽向野餐的小姐姐讨点香甜的小饼干吃呢——这种日子就应该沿着塞纳河一路走下去,到五区的河边停下,在圣母院旁边的La Nouvelle Seine驻足,瘫坐在里面要一杯威士忌,等待夕阳的余晖完全消失在水晶酒杯的边缘为止。当夜幕降临,午夜巴黎的好戏才刚刚开始——今天可是生日啊。一个作为自己诞生而承受着痛苦的日子。空气里弥漫着花朵和烤面包的香气。
       
         正在研究正前方待着草编帽美人背影的太宰被一个巨大的力量结结实实地撞倒了在地上。一股甜腻的香气立马充斥了他的鼻腔——巧克力法棍?太宰撑住路边的栏杆,面前的地上跪坐着一个橘红色长发十分娇小的少年——脖子上的choker上让太宰马上想到了红磨坊的一群变态。他看着滚落一地的巧克力法棍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伤心。“你这个混蛋倒是赔我晚饭啊!“然后自己的领子就被人提了起来。太宰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业已变型的衬衫领子:“怎么看都是你给我赔罪才对吧。欣赏美景太入迷也有罪吗!”“我赶时间,没有看到前面有人也正常啊,你为什么不躲开啊。“强词夺理的气势汹汹。有趣。于是太宰捡起了地上的巧克力法棍,戳了戳少年的脸:”没事,放到河水里泡一泡还是能吃的。我看着你也不嫌脏。“

        搞了半天,这家伙就是自己学校那个写诗出名的,出名的……杀马特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宰站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笑的根本直不起腰来,“大诗人原来是你啊。对不起对不起之前没有认出来哈哈哈哈哈……”“你这个混蛋到底在笑什么,脸上还想再挨一拳头吗。”少年忧虑地往Liberte Boulangerie前没有尽头的队伍前方望去,“为什么三大会存在这种你这种人。”太宰治,在三大文学社几乎闻名遐迩的怪才,明明能好好写东西就是不肯好好写还一天到晚在图书馆在寝室在食堂玩上吊,应稿最勤快次次开天窗的也是他,当然最厉害的还要数今天的考试里全系唯一一张完全无视题目要求只写了“福楼拜”三个大字的神之试卷。为什么他还没有被三大开除呢?!“不是我说欸中也,身为社长还是对签名慎重考虑一下,知道你喜欢兰波,但是你对他的笔迹的模仿还是再学习一下比较好喔,你签在诗集上的那个法语字体软趴趴的真的很像蛞蝓欸……”

        太宰的脸上一边一拳头刚好对称,面包当然也没有买到,差点因为扰乱公共治安秩序而被市警带走。“啊……真不爽……完蛋了,彻底完蛋了。”中也垂头丧气地坐在河边,跑了好几个区然后结果还是这样。“那个巧克力法棍应该不是中也自己要吃的吧?”黑发青年笑眯眯地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来,“刚上新的小甜点,应该在女孩子中更加有人气。刚才中也是想去17区的Chez Nenesse吗?”太宰伸出两根手指夹出在口袋里露出一角的小卡片,“那种可爱的小餐馆,中也不会是打算一个人独酌到天亮吧?”“你……你好烦……”“啊!”太宰突然捂住嘴,眼眶中充满着热泪,“小矮子好不容易有女生约的机会已经破灭了。好可怜啊。”“所以为什么就不可以是我自己喜欢巧克力法棍然后刚好打算用红葡萄酒和生蚝磕死自己算了呢?!”暴起的少年满脸写着高兴。自杀吗。看不出来喔中也。太宰伸手抚上少年的额头。

“我才发现你和生蚝其实也挺像的,我考虑把蛞蝓换成生蚝——不不,不是的你别动手。”

“太阳下山了喔,中也。这可是在巴黎啊。”

        在盛夏的巴黎,如果晚上还想着挤着夜店跳disco真的是太失礼了。在5区的Quai St.Bernard附近会有一个巴黎大爷带着收音机播放阿根廷手提琴舞曲。“你是打算带我来跳广场舞吗。”中也脸上露出了嫌弃的神色,还是随着音乐拉着太宰的手反身转了个圈。太宰治看着街灯下少年的脸,淡蓝色的眼睛里有一些和他一样的东西,一些他从唇齿间吐出来时都会觉得浑身发抖的东西。虽然对方的名字已经在学校里听了几百遍,偶尔把太宰治从横梁上放下来的大场面中也不是也没见过,但是从未像这样——明明才相遇了几个小时,就快跑遍了半个巴黎,然后在塞纳河旁边随着手提琴跳舞。虽然是第一次但是配合的意外流畅,男人的每一个动作好像都没有经过思考,柔软的额发因为运动冒出的细汗贴在白皙的皮肤上,清秀的五官看上去有些书生的弱气,琥珀色的眼眸一眼望不到底。嘴角勾起的微笑若有若无和对岸隐约传来的50年代Sala舞乐声让中也有些头晕目眩。微风,波光,手提琴,还有男人砂色外套上沾染的薄荷香烟味道。这个人的掌心意外的温暖啊。

        和这个男人相处的每分每秒都像在慢性自杀。

       “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薄荷味这么刺激性的烟的。“中也没头没脑地说。”我在想又阿根廷舞曲居然没有人穿红色的裙子真是太可惜了,中也要不你去抢一套过来试试看吧。“

        最后回到学校早就已经超出了宵禁时间,两个人是翻墙进去的。“明天绝对会被点名批评的,绝对会……”抱着红酒瓶的中也摇摇晃晃地拉着太宰开始莫名其妙的消沉。“你不是应该关心被自己放鸽子的小姑娘明天会不会追着你打吗?”太宰有点嫌弃地扯开他的手。“嗯……放鸽子?什么鸽子?圣母堂?”中也迷茫的抬头。“……”。可爱过分了喂。“真拿你没办法,现在赶紧回宿舍吧,我们应该不在一片区域吧。”太宰很懊恼没有完成在塞纳河里漂浮的计划。“我不要。我不要回去——”小个子的少年啪唧地挂在太宰的身上,“反正都那么晚了,我不回去——”“我没有留宿男人的爱好……”太宰扯起中也的胳膊,然后正面就尝到了一个微凉的嘴唇。软软的,还残留着红酒的香气,很想让人咬一口。

“我靠蛞蝓你原来喜欢男人。”“……”“有趣。”“……!!”

        告诉你有一个可以通宵的好地方之后原来是把他拖到了索邦大学的顶楼。冷风一吹中也立马醒了一半,似乎回味过来刚才自己的丢脸行径现在脸爆红地蹲在黑暗里。“中也,站起来啊。”太宰扯扯他,“这里是绝对观赏巴黎夜景的好地方喔。”索邦大学的房顶,一个世纪前给学生们观天文的地方,1935年巴黎的至高点,可以观赏全巴黎灯火的完美地点。“看——”中也的视线随着太宰的手指看出去,铁塔的光辉闪耀着就像晨星,长长的香街上依旧游人如织,卢浮宫,凡尔赛,塞纳河,五区的咖啡馆小店一家挨着一家,还有十九区的高地……空气里漂浮着盛夏让人沉醉的花香。

         “中也,要试着和我交往看看吗。”黑发青年托着下巴出神地盯着远方的巴黎。“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喜欢女孩子……”不要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啊,中也的脑壳开始剧烈的疼,又疼又晕又出奇的甜蜜。青年回头看了他一眼,琥珀的眼眸里倒映着午夜亮闪闪的星空:“和你一起跳塞纳河似乎是个蛮不错的选择。不想快乐地死在这梦境里吗?“青年低下头叹了口气:”干净利落又和梦一样的自杀方式,就是这样的吧。“
        ”我会陪你的。“中也扭头望着远处的灯火,”但是我现在还有很多酒没有喝,很多戏没有看,很多诗没有写,所以在我陪你跳下去之前,不准一个人走了啊。“
    
       “好的呢,chuya~”
——————————————END————————————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