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原创】苦月亮【主红色微黑三角向】

🌚这是一个世纪坑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我也知道自己写的烂。
🌚所以我感谢所有来食用的小可爱。
🌚前情提要大概就是红色两人都和阿尔交往过且已分手前提。非常恶俗且迷的故事。感兴趣请点击首页。
🌝现实向。ooc有。直男露注意。
——————————————————————————————
第六章

   小的时候吃饱穿暖就想日行万里,长大了担心下个月的电费单什么时候会贴在门口才如梦初醒晚饭花了自己20元钱,支起手臂思考账号上的钱够不够到月底。说不出甜如蜜的故事来是因为目光短浅最大的浪漫是画饼充饥。在这种情况下,瘫在门口的王耀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起来。” “我不。” “起来。” “我不。”“……”伊万第一次发现这个娇小男人的力气和腿长两米的自己不相上下,王耀扒拉在门口抠着门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盯着他,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出现了“我要和哥哥一起睡!!”的娜塔莎。“万尼亚你忍心让我冻死在街头吗。”王耀吧眨吧眨眼睛。“忍心。”然后快速地关上门。“你下个学期所有实用音乐课已经通过了!”王耀在楼道里尖叫。

    “之前飞机里谁说我恶心来着。“伊万靠在冰箱上看着厨房里面的人手起刀落哒哒哒,暖暖的香气勾的人忍不住脸上的笑。“是猫咪!”王瑶头都不回,扬起手把切好的西兰花掷出一个完美的弧线。“那该怎么办——”伊万提高了问句的音调。“给它吃好喝好然后当大爷伺候——没有没有我瞎说说的。”王耀干笑几声以表示对这个笑话的满意,他悄咪咪侧过脸观察了一下坐在客厅的少年,没有带围巾的伊万套着松松的毛衣整个人看上去甚至有些柔弱,他撑着脑袋看桌上的诗集,翻开了一页却一直在发呆。这种场景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平静幸福到了寡淡的地步,如果王耀不在可能自己这会已经窝到床上啃列巴了。明明不久之前还是因为一个金发傻小子挥戈相向——哪怕是王耀单方面——的炸药关系。“你这样时间久了不会觉得累吗。”伊万看着王耀给自己盛好汤挑出了洋葱碎再自然地推到自己面前。“不会哟。”王耀往前倾了倾,托着自己下巴微微歪着头看着他,“这不就和呼吸一样自然吗?”伊万拿勺的手顿了一下:“你介不介意换一个方式?”“什么方式?”王耀理所当然地继续。“不要刻意地来讨好我。”不是说今天的饭菜不好吃,但是总觉得自己被迫浸进了37度的恒温泉水里,整个人手脚发软得飘飘欲仙,“你对每个人都会这样吗?”

       气氛僵了一段时间,王耀收起双手垫在桌上整个人趴着滚了滚脸,然后拖长了音像撒娇一样轻飘飘地避开了这个话题:“万尼亚真的不会聊天啊——”话尾绵软的声音勾的伊万心脏某处一阵麻痹似的痒。他手忙脚乱地放下刀叉试图缓解这个气氛:“抱歉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但是我并不是很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所以……”“那么你习惯怎样的相处方式呢?”王耀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伊万臆想中的情绪,反倒清清亮亮的好像真的在好奇那样,“比如,你之前和阿·尔·的·相·处·模·式?”伊万瞬间语塞,明明这个人比自己更不会聊天。但是王耀就是谜一样的人,和他相处的每分每秒伊万都觉得自己坐在棉花糖做的过山车上,一会气势汹汹毫不留情地要打爆自己的脑袋,一会又听话又可爱自管自说着解释不通的理由甜的像蜂蜜饼干,现在又苍白又怪异,感觉灵魂已经不在他的躯壳里了,一会上天一会下地狱一会拍摄言情剧一会一声不吭变成惊悚片。明明自己只是想要缓和一下关系顺便开个直男玩笑结果变成了现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伊万开始怀疑自己的灵魂是不是和水管一样直。
 
     “算了不问你了。”王耀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软软的头发让他没忍住又多揉了几把,“吃完了就放着吧我来收拾。去洗个澡就好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去人家学校里做汇报。”如果王耀不提,伊万压根不会想到阿尔。但是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有必要回忆一下,但是发现和王耀相对而坐的这段时间里,关于阿尔的记忆就好像几个世纪前的迷雾一样遥远,或者和现在的自己根本不存在一个时空。可能自己有意识的觉得,最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像阿尔那样——结果王耀一切的行为和选择都完美避开了伊万所能预料到的样子,反而向着一个更加不可收拾的方向滑去。难得的,伊万一点也不知道那个未来是什么,却好奇了起来。

        躺到床上的时候伊万才发现无论是枕头还是被套都只有一人份而已,然而学生公寓还没有配备沙发这种奢侈的东西,问题来了,王耀睡哪?于是他捧着书坐在床上严阵以待,耳朵竖起听着外面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结果直到窗外路灯的影子打在白墙上的影子开始倾斜着变淡的时候,房间的门也没有一点动静。也没有外面大门关上的声音。伊万开始怀疑今天来的根本不是王耀而是田螺姑娘然后现在已经在客厅里融化消失了。他的书一页都没翻,没憋住,屏住呼吸悄咪咪走到房门口打开一小条缝往外瞧。很好王耀没有凭空蒸发。他傻乎乎地抱着膝盖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仰起脑袋出神地望着黑暗。伊万第一次意识到了王耀有多瘦弱的事实,他缩起来的样子就像一小只被雨淋湿的流浪猫。蝴蝶骨从衬衫里透出轮廓。

        我不叫他就不知道自己进来?!伊万突然有点恼火。刚想开口的时候他看见王耀低头掏出了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顿了顿,过了一会才接了起来。“喂,是我。好……我知道了,我过来。”他压着嗓子说话,声音哑哑的,但是伊万总觉得从他的语气里还能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王耀站起来的时候伊万吓了一跳连忙合上门躲回房间里。过了一会他听见了大门关上的声音。

       伊万突然意识到,王耀今天晚上手机一直都关着静音。
—————————————TBC————————————
我真的越写越不好看了呜呜呜。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