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原创】苦月亮【主红色,渣攻渣受高亮】

🦄丧到写不出沙雕文。于是写一发正经的。
🐝我的坑好多喔。
🐌我流露中,ooc高亮。设定老王的精神上是有一点问题的。熊极渣鬼畜属性高亮,不是什么少女向,但我保证他们是相爱的。
——————————————————————————————
第八章

      下起了暴雨。平底的天空像是被拍上了一层厚厚的流黄蛋,在狂风暴雨的帷幕下弥漫着火烧云一样的色彩。不是昏暗下来的夜晚,不是明晃晃的朝阳,是带着乌鸦叫声和泥土潮湿气息的黄昏时段,无止休地降临了。伊万抬起头看着撑着桌子的王耀。昏黄的光线下,王耀有些苍白的脸颊显出意外的美感来——是伊万曾经在书上读到过的那种美感,像是一本快要被虫蛀空的,纸面泛黄脆弱的古籍。它静静地在书架的最底层,甚至没有人试图弯下腰去看一看原来最下层还有这本书。它有的只是静止到粘稠的寂寞。王耀琥珀色的眼眸里只有液体状的空洞。但是相对的,王耀的表情却是木木的,干涩而僵硬,东方人干净精致的五官看上去寡淡无奇。一切的矛盾与美丑都在王耀的躯体上激烈的冲撞着,他是个奇妙而又美丽的人,就像黄昏过去之后的夜晚一样。

       于是伊万伸出手去抓住了这个快要消散的灵魂。他侧过身来揽住王耀的腰,另一只手一拽他的手臂让他跌坐在自己的腿上。“万尼亚……?”王耀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双脚着地,他甚至把一半的力量都放在腿上而不坐下去,无奈伊万牢牢地拉着他,他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伊万扭头啧了一声将他整个人揽进了怀里,王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埋了进去,微微挣扎了一下以后便一动也不动地埋在他怀里低头不作声。“你怎么回事?”伊万低头问,“想要吻的话就把头抬起来啊。”“……我不要了。”王耀推了推他的手臂,“你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吧。”少年皱紧了眉头近乎粗暴地箍住王耀的肩膀,抬起他的下巴就咬了上去。的确是咬,是撕咬着王耀的唇瓣,舌尖舔舐着他的鲜血,然后再送入他的唇齿之间缠绵。王耀原本无神的眼眸里总算了有了名为慌乱的神色,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伊万身上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他的怀抱是宽广且可靠的——虽然他箍的非常紧,王耀觉得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但又感觉如此的安全。

      以至于王耀完全卸了力选择了靠在了他怀里,伊万松开他的下巴眯着眼睛打量他。“满足了吗?”少年舔了舔自己的唇边。“……很疼。”王耀下意识地这么说,声音却小了不少。“想要亲吻的人好像是你喔?”伊万被气笑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不能退货。”王耀虚虚地揽着他的脖子低着头,好像是在小声的喘气,他的脸颊上不知道是因为过度劳累还是酒精还是刚才那个吻的缘故泛起了病态的潮红。这样说起来的话……伊万拍了拍王耀有些发烫的小脸蛋:“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嗯?”王耀一愣,“当然是去找教师旅馆了啊……”“真的吗。”伊万绕着他的长发玩,“那你们的教师旅馆里一定很多人喝酒咯。你今天早上回来的时候,身上的酒气虽然很淡但是……想瞒过我这个酒鬼还是再说吧。”王耀只好闭上眼睛不说话。“你去做什么了?让我来猜猜看……不会是去卖/【叽叽叽】屁/【叽叽叽】股了吧?”最后几个字伊万是贴着他的耳边说的,热气喷在他的耳垂上感觉痒痒的。

        伊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变得那么粗暴,伤人的话一连串里往外冒。王耀就像一个放在博物馆里的洁白瓷瓶,脆弱漂亮又坚硬,尤其这种时候……一个美丽的艺术品的作用仅仅止于欣赏就太可惜了,这是对于这件作品本身的不尊重。只有狠狠地打碎它,敲碎它,让它不再是原来完好无损又寡淡无味的样子,让它真正的生命力从矛盾里生长出来。“我们没有在交往吧。你对我管的太多了。”王耀想要推开他。“可是喔,允许你追我的人不是我吗?”伊万毫不犹豫地接上,“现在再说我管太多也太自私了,你以为真的是玩家操作的RGP游戏吗?我不会乖乖等着你来攻略的,我只不过允许你试试看而已。所以我就算有什么不满,你不是也应该理所当然地听话吗?”王耀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甚至他忘记了挣扎,他在耳鸣,伊万的话在轰轰作响的世界里一字不拉地进入了他的耳朵。他尝到了自己的鲜血。“可是你不喜欢男人啊……”王耀试图做最后的反抗,他站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我不喜欢男人又不代表我不会和你在一起。要努力的人是你。”伊万耸了耸肩,娃娃脸上甚至充满了无辜,“所以,不要再做败坏我兴致的事情了。你走吧,我要写谱子了。”伊万松开了他。

       那种感觉从昨天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就开始了,凯撒的脸已经开始变的模糊不清,应当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又和伊万的脸重合在了一起。他们为什么那么像呢。又为什么那么不像呢?无论是哪种,王耀都觉得自己甚至丧失了行动和做出回击的能力。他终于像一个铜墙铁壁的城市被炸了市中心一样——虽然城市的围墙上并没有缺口,敌人是坐着飞机空投的炸弹,他甚至直接无视了王耀的防御就开战了,不管那个被他炸出来的大洞里爬出来的会是仙女还是哥斯拉。王耀自己觉得,恐怕会是个大怪兽吧。

      已经有太久的时间过去,王耀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总之对方想要怎样的人,自己就是怎样的人——就像和阿尔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无论阿尔最后做出了怎样的事情,无论阿尔怎样无端地发起脾气,王耀在当时都浸在一种虚幻的幸福里。面具下虚假的幸福是别人给予的字眼,虽然他一直都清清楚楚阿尔并不爱自己,阿尔甚至都没打算了解他,了解他和水银一样厚重又柔软的外壁之下那颗心是怎样的。而连续两次,自己因为幻觉而不知不觉地挑衅起来,逻辑的混乱让王耀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着醒不来的梦——然后被伊万两枪打醒。次次穿心,血肉模糊。

    他再说他不爱他,也没有办法,因为自己想要被爱罢了。

    
    然而明明是这样的人,却一直做着为爱而爱的事。最后能拉他出来的到底是个商人,还是屠夫。

     再清醒一点,就能和他在一起了,说不定呢。王耀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让冰凉的水拍在自己的脸上,鼻腔里甚至呛进去了一点。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唇上还有血迹嘴角甚至都肿了起来,然而苍白的脸上有了难以言喻的光彩。王耀盯着自己微微地勾起嘴角,然后他低头小声笑了起来,他用毛巾擦干自己的脸,哼着歌走出了卫生间,打算去附近的超市里买一点菜来。他要给他辛苦工作的音乐家煮上美美的一碗土豆炖牛肉吃,他拿不准要放多少番茄,又想到用芝士或者奶油焗一下会不会更加的美味。

      无论有没有爱都好,只要在一起,只要他在他的身边。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