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ion🚬脑子里只有太宰治

心理学专业的情绪失调患者

Out of black into the blues.

【太中】中也先生也想变的迷人又可爱!(三)

🦄完结章。好男友太宰甜到ooc。
🦄太腻了。太腻了。
🦄醉酒中注意。都接受请↓
———————————————————————
(三)撩人

       说起来究竟为什么中也这么讨厌太宰呢?如果是因为偷懒成性说话不负责任突然入水突然喝洗洁精就对了,但是恰恰相反,中也并不是因为这个讨厌太宰。这在黑手党私下太宰的确是个话题,芥川看着中也难得不动用拳头牙尖嘴利地一条一条反驳回去——哈?不爱工作那是因为人家效率高,你要做一个月的事情他五分钟就可以,你不行就闭嘴——说话不负责任是因为你太傻,他在那开玩笑你都信你自己蠢还能怪谁,没点幽默感还没脑子真是没救了——突然入水那是人家的爱好你喜欢喝酒抽烟打牌怎么还不准人家研究研究怎么在水里漂浮了——自杀惯犯?哈。

      
        然后中也闭上了自己的嘴,把酒杯重重地放回桌子上,从吧台前的椅子上晕乎乎地下来冲到那个人跟前拽起他的领子盯着他,良久在那个港黑成员已经被他一通恶骂以后浑身冷汗的状态下笑了起来,用低低的声音微不可闻地说:“那是因为那家伙太过认真的活着。”

        走之前好像才想起了什么强制给那个成员买了厚厚一打刮刮乐,然后用干部身份强行命令他不准把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不然就让他到港黑地下监狱去吃青苔。

        喝到上头的中也晕乎乎地意外好摆弄,虽然在店里气势汹汹的样子出门一吹冷风打个了颤立刻软了。压低了帽子把自己往身上的外套里缩。芥川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中也装进早就开了冷气的车里,自己去前面的驾驶座。芥川发动引擎就看见中也抱着他放在后面座位上的猫咪抱枕,对着抱枕凶巴巴地用手指戳来戳去。“所以……中也先生你为什么讨厌太宰先生呢?”芥川用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后面的人沉默了一会。然后咬牙切齿地说:“因为他太讨人喜欢了,就很烦。”芥川:???这算什么理由。刚才任何一条理由都比这个听上去靠谱一些。中也掰着手指:“明明是黑手党,却长的一点也不凶恶还整天笑嘻嘻的,声音也很好听又会说一些让人开心的漂亮话……这种人,真是烦爆了。尤其输给这种人,啊——”中也似乎憋着一口恶气,整个人歪过来躺在椅子上,用抱枕遮住脸。

        芥川不太能整明白这到底是夸太宰先生还是怎样呢。之前也听说过中也先生港黑体术第一的传闻,是在听说太宰对于体术练习不怎么上心以后在尾崎红叶这里学的特别上心,成为第一以后就跑到太宰面前转悠来转悠去大声地哈哈哈嘲笑他,结果被太宰一句我又不需要体术狗这么灵活倒是不错结束。芥川回想了一下尾崎红叶说这件事的表情,颇有点和讲到镜花时的表情神似。

   
       夜晚的横滨港口边灯火通明,倒映在水里的霓虹灯扭曲地闪烁着,就像下雨天看到积了油污的水坑。刚刚下车去买了杯装的茶水递给中也先生醒酒,现在逐渐清醒过来的中也先生正看着窗外抱着猫咪抱枕发呆。一点也不凶嘛这个人。其实他的五官不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样子的话乖的简直像某个小白猫。冰蓝色的眸子望着车窗外面黑沉沉的夜,不说话又不动的中也先生看上去寂寞的快要蒸发了。最后只剩下一顶小小的帽子。

     
        中也先生,还有最后一步了,您加油。芥川在目送着中也脚步虚浮地上楼之后拿起手机给太宰发了一个短信。

        中也回到家随便冲了个澡就扑到床上抱着杯子蜷缩起来睡觉,甚至没有摘掉自己头上的帽子。没想到枕头都没睡凹就听见门铃像公鸡打鸣一样地开始尖叫。他吓的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然后望着天花板,憋着气,然后爆发出一句响亮的“草——“。门铃叫的更欢。然后是一个隔着门依旧精神气十足的声音:“中也——中也——开开门——中也——”中原中也在思考太宰治是不是故意整自己他明明可以自己撬锁。中也扒拉着门框看到太宰的时候愣了一下,这家伙的头上乱糟糟的额发此时正湿哒哒地贴着他的额角,脑门上的薄汗在楼道间昏黄的灯光下显的更加显眼。这家伙,是跑过来的吗。“中也。太好了,看来我赶上了,听说你要开煤气自杀,我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太宰激动地往门里扒拉,“怎么,我赶上了是吗,你还没开阀门吧?”

       中原中也非常想把太宰治打出去,但是他今天实在是太困了:“青花鱼你清醒一点,我只想睡觉,不想自杀,你没事就赶紧回去吧。”太宰治一顿,然后直愣愣地往前一倒,趴在中也的肩膀上开始迷迷糊糊的嘟囔:“不行,刚才太激动了,腿都软了,不行……一步都走不动了。中也就让我睡这儿吧。”得寸进尺是这家伙的每日达成目标吗。中也往后退了一步,让太宰治猝不及防脸朝地下扑了下去,然后自己送了耸肩回房间:“去洗澡。”妈的,困到甚至不愿意多蹦几个字。客厅里传来了太宰的哀嚎和哀怨戚戚的中也好无情好恶毒——。中也埋回床上想,刚才就应该让他从楼上滚下去让他看看恶毒这两个字到底怎么写。


        中原中也今天晚上第二次醒来是被太宰治吻醒的。他迷迷糊糊地觉得颈窝有一双温热的唇,自己的腰部正被牢牢的搂住——甚至掐的有点疼。他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然后就被堵住了双唇。他这下彻底醒了,他的小腹甚至被什么火热的东西抵着。作孽。“你干嘛?”中原中也恶声恶气地开口,困意和酒精让他的声音变得比平时更为沙哑。“中也让我去洗澡不就是——”在等他说完全句之前就啪地捂住了他的嘴,看着人无辜的鸢色双眼冲自己水灵灵地忽闪忽闪。要命了。“我只是太累了。明天起来再揍你。”中也用鼻尖蹭蹭枕头,无力地埋进去。然后太宰治就捏住了他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累到不想和我吵架?这可不像你,中也。”“啊……”中原中也翻了个身仰面朝天,白生生的手臂举起来遮住眼睛,“这就是你烦人的地方……我像不像自己管你什么事啊,不要来自以为是地安慰别人,昨天还没玩够?”太宰闻言闷声笑了起来,也不顾那个人挣扎伸出手来揽到了自己怀里。中也就是中也,从小到大自己百用不殆讨人喜欢的所有招数在中原中也这里统统作废,只换的恶声恶气的一句黄鼠狼给鸡拜年和一个又寂寞又挺着直直的背影。他和太宰治明明是一样的人,都喜欢和自己较劲。

        但是刺猬翻过来就会有柔软的肚皮。如果足够耐心地等着蜷缩成刺球的中也露出他温柔的一面,就会发现这个人比他太宰治讨好过的任何人都要容易满足。“中也要是不开心可以和我说呀?”“然后让你开心一下?”“哪有——我是这种人吗。”“你不是这种人是哪种人——”“我是关心着小矮子的那种人呀。”“你再说小矮子我就把你丢出去。”“……中也,你脸红了。”

        中原中也终于在一片漆黑里彻底脸红红了个透顶。太宰治努力憋笑,装作没有看到。“……胡说八道这么黑你看的清?少来骗人。”中原中也开始往被窝里缩。“噗。我是会骗人。”太宰治微笑着伸出手抚上人的脸颊,让他微微地抬起脸来,“中也脸上的温度总不会骗人吧。”“……你烦死了你闭嘴我要睡觉了天哪。”中原中也憋了半天只能自暴自弃地开始闷在被窝里尖叫。“呐,中也其实不讨厌我吧。”太宰还在老神在在地说话,“我听说你在别人面前夸我可是夸上天的耶。”中原中也捂住了耳朵,整个人往里缩未果被太宰治一掀被子扒拉出来。“我讨厌你,我超级讨厌你,就算所有人都喜欢你这混蛋我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中原中也彻底自暴自弃。太宰治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说,中也的思路是【所有人喜欢太宰→我不喜欢太宰→那我就赢了耶x】这样吗。”太宰兴致勃勃地比划。今天晚上中原中也保守到现在的脸皮通通丢了个一干二净。

       怀里的橘喵彻底炸了毛,然后在自己的注视之下过了两秒彻底变成了一坨流动性液体开始抱着膝盖闷声嘀咕。“你这家伙烦人就是这点,明明那么讨人喜欢,撩人的话随便说说自己却没有自觉……天天喊着自杀……明明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对自己一点都不珍惜……明明是想要爱就能得到爱的人……孤独那种事,谁不明白啊……你就是活得太认真了……如果是这么不讨人喜欢的我要怎么办……干脆死个八百遍好了反正没人会喜欢我……”然后甚至开始带了哭腔,“我也想变可爱……变成和你一样的人……”中也真的醉的不清。这算激情表白了吧。太宰治憋住自己想要大声笑出来的心情,抬起他的脸在他眼皮上落下一吻:“很可爱喔,中也。”怀里的人一声不吭,良久太宰治戳了戳他,才发现已经昏睡过去了,贴着自己胸膛睡的很熟还拽着自己的衣角不肯放。

        太宰治抱紧了怀里的人,蹭了蹭人头顶的发窝,怀里的人虽然娇小但是温暖的就像天上的小星星,不是太阳那样没有阴霾的光芒,一闪一烁的星星还会发发小脾气,但是在他黑暗的世界里却已足够明亮。太宰这样想着低下头来抵着怀里人的额头,声音轻的像叹息:“所有人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中也啊。”
————————————END——————————
p.s我求求你们给点评论可以吗呜呜呜呜呜

评论(10)

热度(74)